百家

潜伏,一个大阴谋是怎样炼成的?

字号+ 2020-09-14 11:05 我要评论( )

晚清沧海事 上卷(5) 看过孙红雷演的电视剧《潜伏》的朋友都知道,间谍的生涯可不好干,一个人长期隐藏信仰,做着最不想做的事,说着最违心的话,戴着假面具生活......


晚清沧海事 上卷(5)


看过孙红雷演的电视剧《潜伏》的朋友都知道,间谍的生涯可不好干,一个人长期隐藏信仰,做着最不想做的事,说着最违心的话,戴着假面具生活,面对着四处暗藏的杀机,还有寻机发展自己的事业,十几年如一日,不能有半刻松懈,实在是难如登天,绝非常人可为。
 
一个人过着余则成的生活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有几十万人都过余则成的生活,那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了,但是大清帝国还真就碰上了这个事儿,新教就在地下藏了几十年,而且还日益的壮大,最终完成了一个惊天的大阴谋,堪称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奇迹。
 
金爷就是这群余则成中的佼佼者,现在我们已经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叫什么了,我们只知道,他曾经是北京齐化门外上坡清真寺的阿訇。
 
作为一个优秀的间谍,他要做好两件事。一是做好情报工作,把对手的消息及时传递给组织。二是发展壮大,不断的找到志同道合的同盟,让他们变成坚定的同志,这两件事金爷做的都非常的好,堪称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间谍。
 
也许有人会不相信,中国近代史上,国民党的军统,中统,我党的地下组织,个个都是人才辈出,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党当年埋伏在国民党内的钱壮飞,就是一个了不起的间谍,救下了周恩来和党中央,挽救了中国革命,你凭什么说金爷比他还强?
 
我这么说肯定是有道理的,首先你先要知道,金爷是什么时候的人?他是道光年间生的人,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懂情报工作的原则,而金爷就能悟出其中的门道,靠的全是天资。
 
其次,金爷是为了信仰而工作的,这在那个年代是不多见的。嘉庆年间,新教的第三代教主马达天,被人出卖,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被清朝政府发现,抓获后判他充军黑龙江。
 
就在他流放路过北京的途中,金爷的长辈们,也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决定去探望一下马达天。
 
虽然金爷的长辈和马达天不是一个教派,双方之间也没有什么旧情,但是考虑到同为穆斯林的情谊,出于同情,就准备了一些食物和银两,送给这一行被流放的穆斯林教徒,让他们在充军的路上好过一点。
 
没想到这一见面不得了,短短几句交流,就让金爷的长辈佩服得不得了,为了获得更多的知识,他们贿赂了看守的官兵,让马达天在昌平多呆了几天,好让他能为自己传授教义。
 
几天下来,金爷的长辈们被感动了,知道过去的人生全都是没有意义的,只有马达天给他们指出的路,才是他们的人生奋斗目标,从此他们决定抛头颅,洒热血,为这个目标而奋斗,而金爷也继承了这个志向。
 
只有为了信仰而奋斗的人,才能做出真正的大事业,为了金钱,为了友谊,为了爱情,都不可能这么持久。
 
金爷做了哪些事情,让我们能给他这么高的评价呢?首先,身处天子脚下的他,可以探知全天下发生的大事,及时的传递给地处遥远大西北的组织,让他们不再闭塞,能够及时的掌握时局。
 
我们要知道,在那个时代,没有微信,没有微博,更没有电视报纸,可能内地发生了一个什么事,几年以后,遥远的大西北都未必知道,而有了金爷,他们最多三个月就可以知道,这在那个时代,这是不得了的快捷。
 
其次,一个最好的间谍,不仅仅能传递消息,而且要能够发展组织,找到那些,能够对组织的发展带来起最关键作用的人,而这一点,后来的间谍,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他,让我们看看他发展了哪几个人。
 
第一个人就是后来成为大理伊斯兰国苏丹的杜文秀,当金爷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不过是众多的来北京上访的群众之一,但是金爷就能慧眼识真,把他给挖掘出来了。

杜文秀并不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信徒,他只是出生在穆斯林家庭,他的父亲是个秀才,严格意义上说,他们的生活更接近于汉族,只是他们的亲戚都还是穆斯林。

杜文秀 

杜文秀天资聪慧,16岁的时候,他也考起了秀才,这在穆斯林群体中,是很罕见的。本来按照这个节奏继续发展下去,杜文秀就会把他的精力用在各级考试之中,按照他的天资,中个举人是没有问题的,如果坚持到底,最后很可能会混一个小官儿当当,迈入公务员的行列,几代以后,可能他们就会彻底汉化,他们的后代就会忘了他们曾经是穆斯林。
 
但是,道光25年发生在云南永昌的汉回冲突,把他的人生完全打乱。
 
云南矿产丰富,特别是铜矿,直接挖出来,就可以拿来铸钱,虽然是违法的,但确实是一本万利。
 
那个时候,品相好的,容易开采的,是国家管理的公矿,是不准私人介入的。
 
但是如果你到深山老林里,自己去找矿,政府也没有能力管理,你发现了你就去挖,挖着了就归你,也没有官家给你发执照,但是如果你想持续的开采下去,那你的拳头就得足够大,因为会有人来抢矿。
 
所以挖矿这事儿,要抱团去做。而抱团能找的最好的人选,自然就是自己的亲朋好友,而云南又是一个多民族地区,慢慢的,挖矿的就形成了汉族帮和穆斯林帮。
 
由于看见挖矿挣钱,所以跑来干这行的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僧多粥少,互相之间,为了抢地盘而发生的冲突就越来越多,而打架需要抱团,自然而然的,汉族就找汉族的抱团,穆斯林就找穆斯林的抱团,逐渐形成了汉族和穆斯林的对立,双方势同水火,互相对峙,危机一触即发。
 
而当地的基层干部,并不是想着怎样去维稳,化解潜在的矛盾,反而也想从这个越来越昌盛的挖矿生意中也分杯羹,暗中参股,非法获益。
 
结果这样一来二去,慢慢的,对采矿权的争夺,就变成了宗教冲突,“杀光汉人”,“杀光穆民”,双方这样的话语越说越多,到了最后,终于变成现实。
 
道光25年,这两伙人同时看好了一座山,都觉得这里有前途,谁都不让谁,怎么办?结果只有打呗,而打架,自然双方都要去找帮手,最后酿成了千余人的械斗,汉民对穆斯林,打得天昏地暗,双方都伤亡惨重,难分高下。
 
而清朝的地方官员,无论满汉,平常很少和穆斯林交往,所以自然也只能参股汉人的挖矿团伙,这个时候,他们不是想着怎样化解民族矛盾,反而想着借机除掉穆斯林挖矿团伙,好独霸所有的矿山。
 
当地的一个官员罗天池,官职大概类似于今天的公安局长之类,也有大量的股份在其中,于是决定跳出来为汉人的挖矿团伙站台,他带领手下的官兵,加入了这场械斗,对永昌城内的穆斯林挖矿团伙动手,但是很快手下的人就杀红了眼,变成了对城内穆斯林的无区别屠杀,导致事态迅速升级。
 
罗天池 

杜文秀本来和其他人一样,站在旁边看热闹,但是看着看着,发现势头不对,血要沾到自己身上了,于是撒丫子就跑,侥幸逃出了永昌城。
 
他在城外,遇到了另外一个穆斯林挖矿团伙的首领张世贤,赛白袍,正带着一群人准备进城去帮忙,双方见面交谈了几句,张世贤决定要武力报复,血债血偿,但是杜文秀觉得还是告官更稳妥一些。
 
两人出生不同,想法自然也不同,杜文秀毕竟是个秀才,有功名在身,见多识广,所以更愿意走法律程序,而另外的那些人毕竟都是些农民,没什么文化,脑袋一热,就只知道喊打喊杀,
 
双方自然话不投机,于是就分道扬镳。杜文秀紧接着就跑到了省城去告状,而张世贤后来就走上了造反之路。
 
杜文秀来到省城以后,一张状子递到了当时的云贵总督贺长龄处,他一看吓了一跳,乖乖的,出大事了,这可不得了,于是就立刻亲自来到了永昌现场办公。
 
他的办法是各打50大板,一方面诛杀了汉族挖矿团伙“结盟棍帮”首领万氏兄弟和其他首恶分子,另一方面,也镇压了不愿放下武器的张世贤赛白袍等人。
 
云贵总督贺长龄的反应也算及时,前面这些处理也算不错,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造成大屠杀的罪魁祸首,公安局长罗天池,他却放了他一马,反而说他剿匪有功,给予口头表扬,同时向中央推荐他,说是是个人才,这简直就没有天理了。当然原因大家都知道,他收了罗天池大把的银子。
 
这可把杜文秀给气炸了,他的亲属在这次暴乱中,也有人被杀,冤有头,债有主,这起事件的幕后黑手,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公安局长罗天池,居然毫发无损,他不服这口气。
 
一怒之下,他决定进京告御状,但是一到了北京,他发现,京城的水更深,中央上访办前,到处都是各地驻京办事处请的密探和打手,别说递状子进去了,稍不留神,就会被人一个麻袋罩头,绑架送回原籍,甚至被半路灭口。
 
正当他企图冒险上前的时候,有人拉住了他。这个人就是金爷,自从杜文秀到了北京,投宿在穆斯林的聚居区,到处都有耳目的金爷就注意到了他,并且引起了他的兴趣。
 
一是因为杜文秀是一个秀才,而且不是那种酸秀才,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能力超群的人,这在穆斯林中是不多见的,这种人才必须笼络。
 
二是因为杜文秀的遭遇,让金爷在同情和愤怒的同时,也看到了机会,一个千载难逢的,控制云南穆斯林老教的良机。
 
因为组织要干一件大事,虽然在云南也有组织的人,但是,地处偏远,再加上教派不同,无法影响云南的穆斯林,而教主早就说过,要干这件大事,必须把全国的穆斯林全部联合起来,金爷知道,机会来了,他要把这个人吸收入组织,成为云南穆斯林的领导。
 
我们现在已经不知道,金爷是怎么说服了杜文秀和他们合作的,但是我们知道,杜文秀留在北京的那一年里,金爷利用他的关系,上下打点,帮助杜文秀把状子递到了道光皇帝的案前。
 
于是朝廷震怒,极为重视,为了防止其他人再寻私舞弊,胡作非为,道光皇帝从新疆召回了被流放的林则徐,当时,他正作为鸦片战争失败的替罪羊,替道光皇帝的错误决定受过,但是,他也是道光皇帝唯一信得过的人,所以放着满朝的大臣,道光皇帝谁也不信,一定要把他从新疆招回来,让他去处理这个棘手的难题。
 
金爷知道,虽然为了这个案子花费巨大,但自己为杜文秀所付出的这一切,一定会有回报。金爷相信,只要杜文秀回去,他一定就会成为云南穆斯林中最有影响的人,云南也就变成了组织所掌握的资源。
 
果然,当杜文秀回到了家乡,人们听说了他在北京打赢了官司,朝廷决定派林则徐来主持公道,惩办罗天池之类的贪官污吏,为穆斯林讨回暴乱期间被强占的房屋田产后,一时人心大快。
 
消息迅速传开,震惊了全省的穆斯林,人们打心底里佩服他,把他视为依靠,从此不论远近,凡是穆斯林的事,无论大小,人们都要向他来讨教,而他也总能帮大家做出最好的决断,渐渐的,他成了云南穆斯林的领袖,只有一点,所有的人都不知道,那就是他决定和新教合作这个秘密。
 
时间到了咸丰年间,洪秀全在广西发动了金田起义,然后一路攻城拔寨,席卷了整个南方,北方兴起了捻军运动,江浙一带,小刀会一度占领上海,全国各地,民变四起。
 
金田起义 

所有的这些消息,金爷都及时传递到了的大西北,让组织能及时的对时局作出判断。教主觉得,是时候了,应该动一动了。
 
但是,前几代人历次造反,除了留下无数的人头,遍地的尸体,发配到四方的骨肉,几次差点被灭教的惨痛经历外,一无建树,每次离成功都差着十万八千里。
 
教主认为,这些失败的根本原因,第一,出在信息闭塞上,每次都是头脑一热,揭竿而起,根本不知道天下的情况,不能顺势而为,所以教主接任以后,花了极大的精力,建立了遍及全国的情报网。
 
第二,是没有团结其他教派的穆民,每次新教揭竿而起,其他的穆民不是袖手旁观,就是为虎作怅。特别是河州老教花寺门宦,和新教有世仇,每次都最积极的当清朝的走狗,跳的最凶,跟着清朝政府,出兵攻打新教,这样新教两面受敌,孤军奋战,怎么可能不败?
 
所以教主觉得,虽然时机到了,但是新教不能先动,要让老教先动,让他们将来没有退路,新教一定要最后露面,这样才能进退有据,游刃有余。
 
但是西北的老教,一个个老谋深算,而且和新教的矛盾很深,有竞争关系。虽然新教早就已经在他们那里安插了内应,找到了同情者,但是不足以改变他们的基本盘,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远隔千里的云南先动,看看局势的发展,再做下一步打算。
 
而金爷发掘出来的这个棋子,杜文秀就派上用场,但是光靠杜文秀一人之力,还是远远不够的,毕竟云南当地的穆斯林,在之前的几次的汉穆冲突中,损失不小,心中有了畏惧情绪,再加上林则徐后来做的工作非常到位,安抚了大部分人的情绪,现在直接策动他们造反,必然难如登天,必须要把他们逼上绝路。
 
但这不用金爷操心,老谋深算的教主早已想好了妙计。为了平定太平天国起义,朝廷肯定会调动云南的军队出滇,能干的官员都被调往前线,留下来的都是庸才。
 
趁这个机会,教主指派已经秘密埋伏在云南的陕甘穆民,打着云南穆民的名义,四处流串,晚上到处杀人放火,白天则隐匿行踪,然后再安排人到处散布穆民要杀光汉人的言论,伺机挑起汉穆冲突,这样必然会引起官府紧张,作出错误应对,激化矛盾,然后杜文秀只要振臂一挥,大事可成。
 
果然,朝廷调走了云南的精锐部队,能臣名将,留下来镇守云南的巡抚舒兴阿和团练大臣黄琮,则是两个彻头彻尾的大草包,想让他们不中计都难。
 
西北穆民一闹,让这两个人立刻紧张万分,也不调查清楚情况,只听小道消息,就以为穆民全都反了,慌乱的就下命令,让各地汉人组织民团围剿穆斯林,不分青红皂白攻击穆民聚居区,把所有的穆民一下子逼到了对立面去。
 
早有准备的杜文秀,趁机联络各地穆民一起叛乱,趁着云南清朝兵力空虚的机会,一下子就攻占了云南的大部分地区,成功建立了大理伊斯兰国。
 
这次成功让教主非常的兴奋,但是如果要在西北发难,他还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
 
第一,煽动西北的穆斯林,特别是老教的信徒,去云南参加圣战,并给予路费资助,让他们双手沾满鲜血,变得极端,将来再让杜文秀把他们派回来,他们自己就会积极去说服老教造反。
 
第二,积极策反老教的上层人物,特别是在陕西能说得上话的人,一定要让陕西先动,这样一来为新教的地盘提供了屏障,二来让其他地区的老教势力,面临严重的内部舆论压力,也就无法独善其身,自然也就会跟着反,这样,新教最后出来,胜利就多了一份把握。而这一点,金爷又立了大功,他策反了白彦虎。
 
白彦虎一家都是公务员,虽然籍贯陕西,但是住在京城里,他们做官的本钱,就是因为他们是穆斯林信徒,老教的头面人物。和今天一样,清朝政府也需要装点门面,表现出各民族的大团结,白彦虎一家就是作为民族干部点缀在官场之中。
 
随着晚清王朝的日益腐朽,社会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白彦虎和他的哥哥自然也不例外,所以金爷自然经常拜访他们,慢慢的引导,久而久之,他们相信,和新教合作,干番大事,是中国穆斯林的唯一出路。
 
但是,这还不够,从清朝建国开始,陕西的穆斯林从来没有叛乱过,而且现在也远离战场,生活也过得去,如果要把他们绑架上这辆战车,还需要一点外力。
 
而这个外力将把战火烧到陕西境内,自然而然的,到时候就会人人自危,互相猜疑,到了那个时候,教主只要派人稍加挑拨,就会让汉人和穆斯林势不两立,到时候只需要一个火星,这把大火就会熊熊燃起。
 
而金爷再次把教主最需要的情报搞到了手,只有在北京的他,才能有机会,随时打听到战场上的最新情况。
 
所以,才出现了前文提到的一幕,几个穆斯林前来拜访了太平天国的英王陈玉成。而陈玉成这个时候,恰好处于一个低谷期,他在安庆被曾国荃和多隆阿击败,天王一怒之下,撤了他的王位,让他戴罪立功,他正在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做。
 
而恰好在这个时候,几个穆斯林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给他描述了一个非常美好的蓝图,如果他愿意出兵陕西,几百万西北穆斯林愿意立刻造反,投入他的麾下。
 
而且他们还告诉他,四川的李蓝起义军,遥奉太平天国为主,而且和穆斯林也关系密切,如果英王愿意西进,他们会立刻北上,一旦拿下了陕西,再和四川打通,那么以此为根据地,和南京遥相呼应,两面夹击就可以彻底消灭清妖。


陈玉成听了这番话,忽然觉得脑洞大开,这是一个好主意呀,于是他就回头问幕僚们,要不我们立刻离开江淮一带,全军西去,也许会立下盖世功勋。
 
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幕僚们全都大惊失色,劝他千万不要听这几个人胡扯,太平军的根基在南方,我军虽然新败,但是实力犹存,胜负乃是兵家常事,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守住安庆到南京的战线,避免他们沿江东进攻打南京。
 
如果贸然西去,离开了长江沿岸,我们就无法购买到洋人的走私军火,物资粮食,西北贫苦,天寒地冻,补给困难,更重要的是,这样就会让南京西侧空虚,如果曾国荃趁机沿江而下,攻打南京,则局势危也。
 
陈玉成听了这番话,觉得好像也有道理,于是犹豫了起来。这个时候几个穆斯林又开始向他劝说:
 
“大王的幕僚们高瞻远瞩,说的都很对。但是大王也应该注意到,关中是有王气的,是汉人的龙脉所在,秦,汉,隋,唐这几个朝代都是在此起家的,若想成大事,必须顺应天时,关中易守难攻,四川物产丰富,足以自保。
 
不仅仅如此,甘肃,青海,宁夏,新疆都是穆斯林之地,盛产马匹,若是大王愿意西进,陕西几百万穆斯林愿为内应,一旦拿下陕西,大王就可以顺势拿下这些地方,然后获得大量的马匹,大王可以全军改成骑兵,战斗力倍增,大王若是出关攻打清妖,百万穆斯林愿为先锋,到时候以大军出潼关,过山西入河北,收复中原,另一路作为奇兵,悄悄穿过内蒙古,绕开清军防守,偷袭北京,北方必可平定,大王以一人之力,驱逐鞑虏,光复中华,必然名留青史,传芳万世。
 
而且大王也不用担心,曾国荃趁机袭扰南京之忧,此乃围魏救赵之计,到那时,曾国藩就不得不全军北上勤王,南京自然也就不会有任何危险,反而可以借他们兵力空虚之际,乘胜追击,大破汉贼,收复江南,则天下之事可定,请大王三思。”
 
陈玉成正要为这番说法拍掌叫好,不料幕僚们忽然对这几个穆斯林大声呵斥:“异端恶鬼,休要妖言惑众!”然后齐刷刷的跪在陈玉成面前,磕头劝阻,其中有几个人甚至激动得痛哭流涕,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这几个人很可能是清妖派来的间谍,大王一旦孤军西去,多隆阿必然尾随其后,万一陕西根本就没有内应,大军兵困潼关之下,两面受敌,粮草无着,立刻就会土崩瓦解,全军覆灭。”
 
“如果大王西去,曾国荃趁机进攻南京,忠王李秀成必然要回京救驾,江浙自然就会兵力空虚,左宗棠就会乘机拿下这几个地方,天国就会失去了粮仓和财富之地,陷于窘困,则天国危亦!”
 
“大王,我听说西北有句谚语,穆斯林的饭吃的,话听不得。请大王三思。”
 
陈玉成忽然感觉有点晕,信息量太大,一下子消化不了,虽然战场上他是把好手,但是做战略决定,并不是他的强项,于是他犹豫了起来,到底该听谁的呢?

水库论坛微信社群平台汇集各城市投资大咖,本圈是房产多军众多资深大佬坐镇 ,主要投资城市:重庆、上海 、杭州 、苏州 、杭州、北京、 深圳、 广州  、武汉、 南京、 沈阳、郑州、成都等, 房友自由交流各地投资心得 ,帮助小白解疑释惑, 定期交流楼盘信息及贷款信用卡等申请指南 。 铸造资产长城。抵御纸币通胀 ,集 体智慧打造一个有思想的财富管理交流平台。各省会城市均有群。

水库微信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59群。 1群又称元老院。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可有名额的可免费加入的只有5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已经在水库 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水库a8群需要验资,净资产达到1千万以上方可入群。 

水库信用贷信用卡交流群:交流各种信用贷信用卡大额申请技巧,使用技巧,撸羊毛实战凑首付技巧。

需要入群的朋友请微信搜索:689574 添加,验证语:入群

相关文章
  • 摇摆不定的洋人们

    摇摆不定的洋人们

    2020-09-14 11:33

  • 面向麦加的人

    面向麦加的人

    2020-09-14 11:14

  • 晚清沧海事 上卷(1)

    晚清沧海事 上卷(1)

    2020-09-14 11:02

  • 晚清沧海事 上卷(2)

    晚清沧海事 上卷(2)

    2020-09-14 10:57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