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篇

一千万个幸运 #F145

字号+ 2018-11-09 16:52 我要评论( )

本文为科幻小说 (致:英明伟大的总统希拉里) 第一节 时间 我们生活在一个四维空间之中,x,y,z,t 其中的长、宽、高都是双向的。 你可以向左,也可以向右。你可以......

本文为科幻小说

 

(致:英明伟大的总统希拉里)

 

 

 

第一节 时间

 

“我们生活在一个四维空间之中,x,y,z,t”

“其中的长、宽、高都是双向的”。

“你可以向左,也可以向右。你可以向上,也可以向下”

 

“可是为什么时间,时间是单向的”。

“我们永远不能回到过去,已有的事,除了悔恨别无其他呢”。

 

 

酒保山姆倒了一杯白兰地给安德鲁。掏出一条雪白的毛巾,把杯口擦了又擦,并小心翼翼地悬挂在杯架上。

 

“挑个苹果”,他示意说。

安德鲁伸手到布囊里。摸了二个苹果。拿到灯光下,二个都是青苹果。

 

 

这是山姆和安德鲁常玩的游戏。一个布袋,里面有10个红苹果,10个青苹果。

每一次,安德鲁闭着眼睛摸十个。

 

如果摸出来的红苹果数,是4个,5个,6个,则安德鲁必须按照每杯酒20美金的价格买单。

如果是3个,7个,则今晚的费用全免。

如果是2个,8个,山姆承诺把自己的iPhone送给他。

如果是1个,9个,山姆把自己的车送给他。

如果是0个,10个,山姆把整间酒吧送给他。

 

 

安德鲁很喜欢这个游戏。山姆懂其中的规则,安德鲁也懂其中的规则。

他有时候只是太寂寞了。寂寞得和酒保泡一个晚上,唠唠叨叨不知道聊些什么。然后再在数苹果的霉运中,咒骂20美金。

 

安德鲁今年快60岁了。他有着红色的脖子,被太阳马蜂和亚利桑那的风吹出来的高原红。使得他脸上红一块,紫一块的。

戴了顶大草帽,耸拉着未修剪的络腮胡子。金黄色的头发则透露着他维京人(Viking)的血统。

 

 

“再来一杯”,安德鲁放下杯子。用他的大手又去布囊里掏了二个苹果。

这次掏出来的是红色的。安德鲁愣了一愣,拿起肮脏的下摆擦掉了血迹。迎着灯光看,发现又是二个青苹果。

鲜血顺着他的手腕滴下来,浓稠的,黏滞地,悄悄地在他脚下形成了一个小血塘。安德鲁的手微微颤抖着,不由自主地抽筋着。

可是他不在乎,又倒了一杯烈酒在嘴里。

 

 

“那群狗娘养的”。

自从十六年前川普大统领在2016届大选中失败,整个世界就落入了暗无天日的结局。

 

“那群混蛋”。

“一开始,他们要求我公司的雇员里面,至少要有25%的‘少数族裔’。必须要有黑人和西班牙裔”。

“那群混蛋又不干活,一个白人抵5个黑人”。

 

 

可是“川普”大统领在2016年选举中惨败,希拉里上台。随即推行“平权法案”。

要求每一家企业不能“歧视”少数裔员工。

黑人比例至少达到25%。

 

可是,此后女总统变本加厉。相继又推出了后续法案;

  • 要求黑人的总薪酬,也不能低于25%

  • 要求黑人占管理层的比例,不能低于25%

 

以至于变本加厉地推出

  • 要求黑人在所有的企业中,拥有25%的股份。

 

 

安德鲁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这群狗娘养的,老子自己创立的公司,凭什么分给你25%”[1]

安德鲁的女儿,在休斯顿NASA上班。读的是天体物理。并创立了一家前沿物理小公司。

于是,一群黑鬼,挥舞着“平权法案”,就冲过来了。要求抢占玛利亚公司25%的股份。

 

 

“一群黑鬼,什么也不懂”。

他们懂天体物理么,懂黎曼方程呢。1/4的黑鬼员工,什么事情也不干。天天占领女厮所。

因为他们自称为Transgender,按照奥巴马颁布的法案,就可以赖在女厮所不走。

 

 

事情的真正崩盘,来源于去年希总统签署的“血统平权法案”。

简称Dick Act.

 

该法案宣布,由于白人在社交,婚嫁,联姻等方面,存在对黑人的巨大隔离和歧视。

所以希总统要求“取消”这种歧视,追求更公平的社会。

 

 

Dick Act,强制规定,白女一生中不可以只和白人男性做爱。

必须有1/4的时间,是和黑人男性ML。

同时,生下的孩子中,必须有1/4的黑人血统。否则的话,非洲裔“有权”对白人女性进行强奸。

其理由是歧视和不平等。

 

 

“玛利亚好样的”。

等非洲人毛手毛脚摸上来的时候,Texas的女人一把枪崩掉了他半个手掌。

然后五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围绕着女厮所作为据点,乱枪轰杀。玛利亚干掉了三个,自己也倒在了血泊中。

 

 

“所以你昨天去旧金山了”。山姆换了一个杯子,继续全神贯注地擦拭着杯沿。并不时对着灯光看看。弧形的杯身,映着现实世界微微有一点扭曲。

“是的,我去找那个狗娘养的议员了。谁让他提出这么操蛋的法案。还有那个白左教授,他以为他躲在普林斯顿,我就挖不出他来么”。

 

安德鲁咆哮着捶打着桌板,“川普,川普”!

川普大帝如果还活着,美国会变成这样的么。

 

桌板被他震得扑哧作响,旁边一块盖板掉了下来。露出上面年代久远的刻痕:“MAGA”

M.A.G.A

 

安德鲁愣了一下,突然嚎啕大哭。Make AmericanGreat Again。

American,他在哪里呀。现在几乎连美国都快要完蛋了。

 

安德鲁指着墙上挂的美国国旗说,“你知道么,现在美国就象一个巨人。浑身长满了斑点”。

“不知道有几千几万个,浓疮,恶疮”。

 

 

这一个个的斑点,就是“YSL自制社区”。

这一些社区,名义上还属于美利坚。但其实完全是独立王国。

警察根本都不敢进去,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有没有骇人听闻的大屠杀。

 

在这些社区,实行的是HALAL法。越来越多的人口,正在被这个黑洞吞噬。

美利坚名义上还是一个联邦,但实施上大量的国土已经沦丧。宪法普照的区域越来越狭窄。

 

“川普啊,川普,你在哪里啊”。安德鲁又哭丧了起来。

山姆赶紧把布袋塞给了他。你再挑二个苹果吧。

“干嘛,想抽头奖么”。

“不,我是怕你没命还”。

 

 

山德鲁静静地看着眼前一排列开的六个青苹果。有一点发愣。

以前他也曾有过运气好的时候,可没这么早接近免单。

 

 

“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准备一直向北,穿过沙漠地带。最后达到加拿大边界”

“运气好的话,我可以在Saskatchewan穿过美加国境线”。

“然后我可以去到Vancouver,到了Vancouver我可以试图偷渡到中国”。

 

“中国,中国”!

安德鲁高高地举起了酒杯,“为中国干杯”。

“中国是那么地繁荣,富强,昌盛。每一个中国人,都生活在了自由之中”。

“灯塔,人类文明的灯塔。为灯塔干杯”。

 

 

山姆的手指颤动了一下,推上了一杯血腥玛丽。

“这杯不要钱”。老友,算我请你。

 

“你是不是被通缉了,西海岸都不能走”。

“别傻了,美加边境也不通”。

 

“早在二个月之前,‘美加隔离墙’就已经彻底完工”。

“我早说让你多看电视的,谁让你这么宅”。

 

 

民主党上台之后,他们立刻就修建了长达3000公里的隔离墙。

当年川普竞选时,许诺的“美墨隔离墙”,曾被人权卫士喷得狗血喷头。

 

可是民主党一上台,立即就主动修了“美加”隔离墙。国会只用了不到48小时就表决通过了。

唯一的区别是,“美加”隔离墙,并不是阻挡加拿大人别翻墙进来。

而是让美国人别逃出去。

 

 

山姆勺了二勺酒在酒盅里,轻轻摇晃,不停摇头地说。

“别傻了,根本逃不出去。目前所有的海关口岸都已经封锁,美国人想出国,得申请特别护照”。

“每一天,美加美墨的隔离墙上,都会增加几十具实体。这些都是美国人的尸体”。

 

“如果你不享受‘伟大实践’,不享受希总统的‘伟大国家’。这就是你的下场”。

山姆叹息着,从布袋里又拿了二个苹果。

“如果还是青的,这概率只有1/100,就当是我请你喝酒吧”。

 

第七,第八个苹果拿了出来。还是青苹果。

青溜溜地排成一团。iPhone9S到手了。

 

 

安德鲁觉得自己喝多了,脑子有一点不清醒。

依稀中,他看见山姆把跟前的梵天板移动了一格。

 

梵天板是一种益智游戏,起源于印度。

三根木棍,十几片薄片。小片不能压在大片上面。

传说梵天每天移动一片,等全部的六十四片薄片,都由A柱移动到了B柱,人类世界就会毁灭。

 

安德鲁觉得自己喝多了。他仔细看了一下,似乎已经移动了十三片。

 

“你说,时空是公平的么”。

“为什么空间是双向的,x+1,x-1都可以”。

“可以向前,也可以向后”。

 

“但是时间却不可以,t永远是单向的。只能增加”。

“我多么希望可以回到2016年,改写大选结局。让川普当选”。

 

山姆格格格地笑了。透过酒杯和喝剩下来的“血腥玛丽”透过去,他的面孔显得越发的扭曲,诡异而疯狂。

“时间是双向的,我的老友”。

 

谁告诉你时间是单向的。明明可以倒退好么。

问题是,人类无法“感知”时间的逆流。

 

 

好比如现在,喝这几杯酒,八个苹果的时间。

其实时间完全可以过了半小时,倒退五分钟。再过五分钟,倒退十分钟。

 

问题是,你无法“感知”时间的倒退。

如果让你回到三秒前,你又怎样保持现在的记忆呢?你无非是把现在的事情再做一遍。

 

 

假如有个神灵,呃,其实是神魔。他可以逆转时间,把时间倒推回2016年。

  • 但其实也不过是,把2016~2033这同样的生活再过一遍。

  • 希拉里还是会做总统。

  • 黑人还是会猖獗。

  • 你女儿还是会死于抢战。

  • 你还是会一个人开车600KM,去南加州复仇。

  • 警察还是会跟踪你,现在就已经到了酒吧门口。

 

 

这样悲惨的人生,放开你捂住小腹的左手。

现在警察来了,你应该大喝一声跳转过来。然后砰砰被警察双枪击中胸口,并顺便打烂了我心爱的水晶杯。

 

山姆说的时候,酒吧“碰”地一声巨响。门被猛烈地撞开。

“全部趴下,操水表”。足足有六七个黑衣人,前排举着防弹盾牌,后排高举红外线瞄准器。

 

 

安德鲁一脚踢开椅子,从腰间拔出手枪。刚刚想要开枪。

突然,他眼中一闪。山姆身前摆放的梵天片总让他有点不安,总是哪里不安。

总是哪里不安。

总是哪里不安。

 

 

在那0.1秒的时间里,安德鲁并没有拔枪。而是翻身去抢了布袋。

山姆正好拿出最后二个苹果。左手一个,右手一个。

二个都是青苹果。

 

 

安德鲁手里也有一个苹果,第十一个苹果。

11个青苹果!

 

 

 

第二节 驴

 

北卡罗纳州,永久性地下掩体。民主党老巢,俗称“蜂巢”的神秘基地。

切尔西牵着一头驴,行走在漫长的太空合金甬道中。

 

 

当走到Z2F时,她看见了宣传部长雅戈尔。正举着一张演讲稿,气势磅礴地演戏着:“我们要拥有爱,不要仇恨。希拉里是爱的希望。世界和平,人类大同,用爱发电”。

 

到她走到Z1F时,看见网监局长正愁眉苦脸地候在门口。手中举着一列报纸;

“德州西部发生剧烈枪战,200科研人员死亡,爆炸裂云可见”。

 

 

切尔西一把拎着他的领带,举了起来。“你说,这样的事件,应该怎样报道”。

“BLM,BlackLives Matter,黑命贵运动”。

“黑人的命才是珍贵的。死的既然是白人,白人的命不值钱”。

 

“凡是对此类报导表示哀痛,愤怒,抗议的人群。我们一律鉴别为‘白人至上’种族主义份子。抄水表,喝咖啡,组织水军删帖子”。

 

切尔西冷冷地拍了他二下耳光。“废物,既然知道怎么做,还哭丧着脸干什么。净添母亲烦心”。

 

 

2016年大选其实颇为惊险。川普死老头,脑残粉不少,大选开票到20:00pm,一度选情摇摇欲坠。

可是20:01那一刻,各大摇摆州的选票,突然都增加了200W票蓝票。

于是希婆顺利拿下了佛罗里达,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州。以302:238击败川普,遥遥领先。

 

 

八年以后,其实总统的任期已经到期。

可是这个时候,希总统做了“变性手术”,从男人的身上取了一个部位,装在自己身上。

 

于是,希总统向国会申述“我已经不是我”。

我不是我,白马非马。俺已经不是原来的希拉里,而是一个全新的人种希里拉。

 

民意方面,希总统向全民发出呼吁“保护变种人的权益”。

LGBTQIA,变种人难道不是人么。你是不是对“变种人”的歧视。

对手被打得屁滚尿流。希总统顺利延续了八年的任期。

 

 

看到切尔西牵了头驴进来,希拉里皱着眉头问,“娃子,你这是干什么”。

“母亲。哦,父母亲”。

“上一次您好不容易克服了宪法危机。可是山野村夫无知,私下的议论纷纷始终没有停止过”。

 

“眼看16年任期又到了,我琢磨着,‘变种人’的牌可不能再打第二次了”。

“所以呢,我为您准备了一头驴”。

 

“驴?”

“对呀,您想啊。所谓‘跨越种族的爱恋’”。

“在我们的努力之下,LGBTQIA早已不是问题。性别不是问题,种族不是问题,取向也不是问题”。

 

“可是,您有没有想过‘跨种族’的杂交呢”。

“既然人类大同,人和驴子有什么区别呢。人兽不是问题,动物保护主义怎么会不支持我们呢”。

 

“如果我们搞一场‘人驴杂交’。您成为世界上第一位混杂了驴的器官的总统”。

“则我们的竞选口号是:不要歧视半人马”。

“全世界所有的动物都有投票权”。

那可是几百亿张选票啊。

 

 

希里拉扶了下眼镜。“驴的事情待会再说,你去和竞选顾问商量一下,看看是驴还是鳄鱼更受欢迎。做个民调。关键时刻我还是需要淌几滴眼泪的”。

“现在,让我们看看从德克萨斯拿回了什么”。

 

 

希里拉按下了桌边的按钮。办公厅特别主任小心翼翼地捧了一个箱子进来。

“300条白人的姓名,100个一流的时空物理研究员。就为了取回这个箱子?”

 

办公厅主任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拆开了箱子。

箱子里面还是一个箱子。木做的,有四块木板。

切尔西又拆开了第二个箱子,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

 

白宫办公厅主任抹了抹头上的汗,尴尬地说,“小姐,箱子”

“箱子,你刚才拆的那个木板”。

“其实就是我们要的东西”。

 

 

切尔西茫然不解地看着手中的零件。一块粗劣的底座,超市里卖$2的那种胶合板。

一块白板。价值0.5美金。

一块竖版。当中有二条缝。

没了,没有了。

 

 

切尔西左看右看,看了半天。这个箱子实在连普通的购物袋都不如。

“这是什么”。

“好像是杨氏干涉实验”。

 

杨氏干涉实验是量子力学入门必讲的一个实验。也是里程碑式的一个实验。

 

如图。杨氏指同一束光,通过二条相邻的细缝。并最终在墙上留下投影。

和经典光学想象的不一样,投影结果,并不是正态分布的一个峰。

而是五条光影。

穿过缝隙的双波,在此时产生了“衍射”。光波和光波本身的叠加,产生了衍射光栅结构。

 

 

杨氏实验的特殊之处,在于物理学家将“亮度”调到非常非常暗的情况下。

例如,每一秒仅仅只有1个光子飘出。

可是这个情况下,“杨氏衍射”效应还是存在的。

 

意味着光子“本身和本身”产生了衍射,自己和自己产生了叠加。这一秒和上一秒的光子产生了纠结。

 

这就推开了“量子世界”的大门。使得人们意识到,当尺度“时间,空间”其度量单位非常非常小的时候,量子效应会变得明显。

微观的世界,并非遵循牛顿定律。而是依循量子定律。

 

所谓“量子”。是指粒子可以同时存在于0和1的状态,可以同时穿过左缝和右缝。甚至穿过之后,自己还可以和自己叠加,而产生五横岗的光栅结果。

 

 

“装神弄鬼”,希里拉铁青着脸说。

“去把理论物理学家叫来”。

 

实验物理学家被叫来了。这是一个光头。他不听地抹擦着汗。手忙脚乱地把机器设备搭了起来。

“听说你们大一就要学杨氏衍射”。

“是的,我的陛下”。

虽然名义上希皇是大统领。但她显然更喜欢别人叫她陛下。曾经有一个助理抱怨了几句,但陛下说了句“Cut off with his head”,从此以后就再也没人见过这个年轻人。

 

 

“我的陛下,机器搭好了”。

希皇站起身来,结果科学家殷勤的按钮。举高了下巴,高傲地按了下去。

 

屏幕上并没有显示五条横杠,没有光栅结果。

有没有象经典力学一样,显示为一片斑点。

 

屏幕上依稀有几个字。陛下把头凑了过去,再侧转90度,渐渐地看明白了。

 

GO HELL

 

 

 

第三节 叛军

 

德克萨斯的叛乱,越演越烈。

最初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些红脖,在发泄着牢骚和不满。

 

可此后,随着Midland惨案,数百米科研人员惨死,群众的情绪被渐渐调动了起来。

虽然政府一再强调这是“外星人袭击”,是一次意外和不幸事件。可是愤怒的民众不信任这一点,还有人亲眼看见玛利亚战斗的身影。

 

 

事情,随着“老爹”安德鲁的四处流窜而显得恶化。安德鲁是玛利亚的父亲,他到处宣称是联邦政策策划了这起惨案,而且说联邦政府是为了窃取研究成果之类,荒谬可笑的话。

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了第一第二次“米德兰围剿战”。

 

 

在最初的时候,联邦政府根本没有把红脖放在眼里。牛仔们虽然骁勇善战,可是政府手里掌握着正规军!

你猎枪枪法再好,难道可以和坦克正面抗衡。难道可以对抗AH64重型直升机?

 

当政府军第一波前去围剿时,军官们认为这只不过是一次闲暇午餐。连打猎都算不上。希望烤鸡没凉之前,就结束战斗。

 

战役的结果,是灾难性的。

政府军无论向阵地中倾泻了多少子弹。可它就是打不中,打不中,打不中。

 

哪怕一颗开花弹落地,溅起了10000余片碎片。以声速爆破。

叛军将士就站在炮弹落地的中央。

可是10000多片碎片,就如同奇迹般的从他身边绕过。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是毫发无伤的绕了过去。

 

 

而叛军手中的火力,却是致命的。

那些长武器,只要虚开一枪。哪怕距离在1KM之外,子弹可以精确地穿过直升机的玻璃。

准确地集中在飞机驾驶员头盔上唯一的漏洞。从眼镜中穿入,从后脑勺钻出。

叛军士兵只要站在地上,向天空随意开上一枪。

就可以象神枪手一样,每一颗子弹打下一架飞机。每一枚手榴弹炸掉一辆坦克。

 

 

第一次“米德兰围剿战”以官军惨败告终。民主党很快准备了第二次。

第二次,他们派来了更多的军队。更好的防护。所有的飞机坦克,重点部位都再密封加固。

 

可是第二次,官军败得更惨。因为德克萨斯的牛仔们,突然发明了“护罩”。

只要发动护罩,将士们身边就会兴起一层淡黄色的光。

而无论任何火炮武器击中护罩,就会象水波荡漾一样消失。过了一会再从护罩背后钻出来。

整个的叛军将士……他就象是透明的一样。

 

 

第二次米德兰围剿战又败了,败得还要惨。

叛军趁势扩张,占领了休斯顿,奥兰多和奥斯汀。

 

 

鉴于如此情况,总统发布了命令。认为唯有“无差别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才能对抗叛军的神出鬼没。

你干脆把整个地区彻底汽化,用核弹夷平。那无论叛军用任何等级的护罩,那都是没用了。

 

如果说前二次的战役都算是失败,则第三次简直就是灾难。

没有任何一枚核子武器被投递了出去。第一枚是起爆引擎没有反应,成了哑弹。

第二枚是投掷的时候,发生了机械故障。卡在机舱里,飞机失事。

 

第三枚洲际导弹发射井。更惨。刚启动发射,等到了地平面海拔0米的时候。核导弹突然提前引爆!

不仅仅没有炸到德克萨斯的牛仔们,反正把整个核基地夷为平地。

 

 

“这是一群野蛮人,无知,无耻,Deplorable”,希皇端坐在她的办公桌上,脸色铁青。

“文盲,野蛮,无耻。这群臭不要脸的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我早就说了川普当选会导致战争和大屠杀”。

 

“陛下,您老糊涂了。现在可是您当选哪”。国防部长小心翼翼地陪笑说着。

“就是就是,当年那200W张选票,还是我帮着作假的呢”,办公厅主任也赶紧邀功。

 

 

希皇一脚把国防部长踹到了桌子底下去。“说,上星期的亚历山大大爆炸案又是怎么回事”。

仓库周边,不是绝对绝对严禁烟火的么。

 

 

“报告总统,火灾的原因,是因为有一个士兵在营地吸烟”。

“那就把他毙了”

“可是他吸烟的位置,离开营地有35KM之远”。

 

根据首席物理学家的分析,当他吸烟的时候,有一股暖风,正好稳稳地托住了他的烟花,而且风速要很快。半个小时之内达到可燃性仓库。

与此同时,他还要形成一个风眼,免得带走热量。在风眼当中,还要不停有可燃性物质掉落,例如木屑灰尘,才能弥补燃烧的损耗。

 

当然,木屑灰尘在自然界是大量存在的。泥土中就有。只不过这些灰尘,很少正巧掉落在微型龙卷风的正中。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TMD特别特别地霉。35KM之外燃烧的一根香烟,也能炸掉我三个集团军的所有弹药储备,连同300架飞机,七个油料库”。

 

“呃,其实还不止这么霉。因为从第一场爆炸,到连同整个地区的大爆炸。当中还是有不少逻辑链的”。

“譬如说,第一场爆炸案之后,必须有一团3000度以上的火苗,被小心翼翼地保送。长度不能超过0.01毫米,精确地穿过我们的无菌过滤除尘,在迷宫中绕十七八个弯走出通风管道。最后才能引燃保鲜库中的导弹”。

 

 

希里拉大怒。重重地一拍桌子。“你以为你是干嘛的,专职卖彩票的么”。

“这么倒霉的事情,怎么就让我碰上了呢。你以为我衰神附体么”。

 

切尔西偷偷地凑了过来。低声说,“母父亲,我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让神职人员做一场法事,消消晦气也好。

希里拉叹了口气,“好吧,什么事都不能阻挡我对上帝的虔诚”。

 

就在白宫的背后,有一座小Chapel。电影《2012》曾经拍过,当时的黑人总统,在其中渡过了最后的岁月。

希拉里静坐在小教堂里。牧师穿上了绣金丝袍,开始念诵耶经。

 

念了半个小时,希拉里突然挥手。示意牧师停止。又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她拉过切尔西的手,“女儿啊,你最懂娘的心”。

 

想不到那牧师眼珠一转,却没有离开。反而凑上了前去。

“我的陛下,您在信仰方面,是不是有点不大方便”。

希拉里脸色微变。

牧师立刻凑上前去,从怀中拿了一个绿色的饭团。塞在她手里,“早上吃了一半,还没有吃完。素馅的”。

 

“陛下”,其实您想要另外一种宗教服务的话。我这也是可以提供的。

牧师谄媚着从怀里掏出一本《古兰经》,郑而重之地交了过去。

“以前观海大人来我这里时,我也常给他讲解的”。

“您放心,在您的内阁里,象您这样的白皮绿心还有好几位。我一直给他们讲解呢”。

 

希拉里听了,不由得叹了口气。“叛军的妖魔邪术实在太过于厉害,低档不住”。

牧师陪笑着说道,“您开玩笑呢。这不是写科幻小说么,怎么会有超自然力量”。

 

希拉里便把叛军刀枪不入,运气逆天的事情说了。牧师听了以后,沉吟了半响。

“玛利亚最后留下的,是一套杨氏干涉实验么”。

“对的,就是三块木板”。一块有缝。

 

尊敬的陛下,我想我可以对此作出一个物理学上的解释。

众所周知,杨氏干涉实验是量子力学的开始。

 

量子力学认为,世界在微观层面是量子化的。一个粒子可以同时存在0和1的状态。

世界是不确定的,无逻辑的。概率随机的。

 

爱因斯坦对此十分不满,并且说“上帝不可能在掷骰子”。

并导致了爱因斯坦和量子力学阵营的分裂。

直到今天,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这一大一小的二门学科。都没有结合成为一个整体。

 

但事实情况是,量子力学学派有可能是错误的。

我们这个世界是真实有序的,是机械论的。是有着确定的结果的。

 

唯一的区别是,“时间是二维的”。

我们现在所生存和依赖的时间,可以称之为t。t从零到三十岁,你就老了一大截。

 

但是,我们还拥有另一维的时间维度,可以简称为s。

我们拥有,无穷无尽个平行世界。

 

好比一个电子,可以在原子核内跳跃。

按照传统的解释,电子的位置,既可以在内环,也可以在外环。也可以同时在内环外环。

在哪一个位置出现的概率,以能量公式计算而得。

 

但其实这样的宇宙观是错误的。

正确的解释应该是,电子就只有一个。不在A处,就在B处。

不可能的是,同时又在A处,又在B处。

 

而我们实验观察,之所以发生“又在A,又在B”,甚至同时观察的量子现象。

其实我们犯了一个错误。我们“不知道进入哪个未来”。

 

 

还是举那个“布袋里有10个红球10个绿球”的例子。假如你取10个球出来。则:

正好5红5绿的概率是:1/3

4红,6红的概率是:1/5

3红,7红的概率是:1/13

0红和10红的概率是:5/1000000

 

十球全红的概率仅为20万分之一。

 

而如果你把模型搞大一点。譬如拿360颗围棋子。

我抓一把180粒。

180粒全部都是白棋的概率,则要更小得多。远远接近于零的一个数字。

 

宇宙的道理,于此类似。

一个质子,向前跨一步。

 

但其实他这一步,完全不必要遵循牛顿力学。在量子的世界里,就好比1000W颗白子,1000W颗黑子。

让你从中选1000W颗任选。

 

则你选的结果。“白棋”的数量,从0~9999999都是有可能的。

唯一的区别是,“当中”的概率很大。“二边”的概率很小。

 

摸出500颗白棋,或者450颗白棋的概率非常大。

摸出0和1000颗的概率都非常小。

 

 

对于“量子世界”中,质子的移动。他其实遵循同样的道理。

量子,是可以跨越“势阱”的。

就好比一个能量很低的粒子,被困在能量很高的势垒之中。

在量子力学中,他也是可以“突破”势阱,穿出来的

而不必考虑“能量守恒定律”之类的。

这也是在现实物理中,被实验证明的。并深深困扰着迄今纳米级的CPU芯片制造。

 

 

对于量子世界,你可以认为他们是有“节拍”的。

每一个节拍,是h(普朗克常数,大约是10^-34),这也是时间的最小单位。

 

时间并不是无限连贯的。这是现代物理学的常识。

时间的最小单位,是h,大约是10的负34次方秒。

 

举个码农通俗点的例子。我们生活的这个宇宙,就象是一块大号CPU。

对于宇宙来说,他一样存在“主频”的概念。

只不过电脑Intel的主频是1.4G,或者1.8G,每秒颤动10^10次方。

 

而宇宙的主频,是10^34次方。

每过一次主频脉冲,宇宙CPU就向前迈一步。

 

在普朗克常数h这个层次,他并不需要遵循牛顿定律。

粒子的运作规律,就象是在布囊里取小球。任性,随意。

从0个到1000个,皆有可能。

 

唯一的区别是,传统的量子力学。认为粒子同时存在0和1的“谜一样”的状态中。

而我们不能接受这样的宇宙观。上帝不会在掷骰子,宇宙必然是有机的,可循的。

 

我们认为,在单一宇宙中,粒子必然是有序的,唯一的。

我们的解释,是存在“多重宇宙”,或曰:平行世界。

如果以我们的世界下标为s的话,则和我们相邻的世界,是s+1和s-1。

 

每当普朗克的钟声响起,时间流动h秒。全宇宙的所有粒子向前迈进一步。

 

原本在我们这个世界,并且按照直线运行的某个质子。

它可能并不按照直线运行。而有可能是突然跳跃了一下。向前3步,向左1步。

这样他就跳跃到S-1的空间中去了。

 

也有可能,跳去了S+1的轨迹。这些都是量子力学允许的。

也有可能是S-2和S+2

S-3和S+3

S-100和S+100

S-1000000和S+1000000

 

当然,这个标号越大,相当于跳得越远。从布袋里拿出9个红球,1个绿球。这样发生的概率就比较低。

 

另一方面,如果发生T+2第二个节拍。

T+0时位置:S

T+1时位置:S-1

T+2时位置:S

 

可见,它也存在“跳回来”的现象。T+1时违背了牛顿力学直线定理。T+2时又违背了牛顿力学直线定理。

只不过二次抵消。

这样做的结果,是又回到了轨道S上来了。

 

如果我们从T+2延伸到T+20,T+200,T+200000

则随着尺度的放大,逐渐过度到“宏观尺度”。

在宏观的尺寸上,物理学定律就是严格地遵守“牛顿三力学”了。

 

这些事的本质,其背后依然是概率论的互相抵消。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化主干。

好比说,如果你3红3蓝取三个,则3红球的概率还是挺高的。

10红10蓝取10个,10红概率就很小了。

100红100蓝取100

100000红100000蓝取100000的,全红的概率几乎微乎其微。

 

越是统计数字的庞大,则取球结果越接近50%。这就是概率论的基础。所谓的“大数定律”。

 

因此,我们推翻了量子力学的宇宙观。传统量子力学认为“时间一维,状态多维”。

而我们认为“时间二维,状态唯一”。

 

“所以”,切尔西有一点被搞糊涂了。

“所以,我们存在无数无数个平行世界”。

“在某一个时空中,切尔西是一名医生,而不是现在的记者。在某一个时空中,你男朋友并没有和你分手”

“在某一个时空中,你甚至没生下来。还是一个卵细胞,死于堕胎”。

 

而你,从你现在开始。又幻化出了无数个切尔西。

有一个可能起身去倒水,有一个去拿果冻零食,还有一个在速记笔记。

这三个都是真的。我唯一不确定的,是你会“进入”哪个状态。S=多少。

 

“哦,所以我们去看一场球赛”。

“申花对鲁能,狠狠踢了一脚球门”。

“球有可能进,也有可能没进”。

 

“对的。因为历史分化出无穷可能。每一刻,都是无数颗平行世界树的开端”。

“从一个世界入场,球输了”。

“在另一个时空中,球没进”。

 

“好了,好了,不要再卖弄你无谓的学术了。我听得都烦了”。希拉里烦躁地说。

“你能不能简单通俗地总结你的理论”。

“祝福术呀,祝福术!”阿訇眼泪鼻涕横流爬在地上。

 

“祝福术”,那是什么东西。希里拉不解地问。

“这是神灵的领域”。

 

“你想象一下,你去参加高考。有可能发挥很好,也有可能考砸了”。

“你去参加面试,有可能很投契。也有可能办砸了”。

“你过马路,有可能很顺利。也有可能被车撞了”。

 

“生命充满无限可能”,从现在的时间开始,T+1开始,无论每一刻,你都无法预知未来。

“可是假如有一位神灵,他拥有上帝之眼”。

 

“在他的面前,可以看见你的无数可能。无数的平行空间横亘在他面前”。

“上了大学的,没上大学的”。

“买了京沪房子的,没买房子的”。

“跟对老板的,犯了错误的”。

 

然后,他可以把你“逮”出来。没错,就是“逮出来”。

把你从虚空中拎出来,然后再扔到一个幸福的选定的时空中。

“我思故我在”。

 

“还在为没上大学遗憾么。还在为买错股票遗憾么”。

“期货时,多么地后悔没把买进笔误写成卖出”。

 

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我可以把你拎出这条河流,扔进那条河流。

“这就是祝福,这就是好运”。

“无边无际的好运,一千万个幸运”。

“神灵的祝福术”

 

叛军的士兵们,为什么打不死。

一颗炮弹下来,10000块碎片横飞。士兵们当然是要被炸死的。

只不过碎片符合量子力学,理论上也存在所有碎片统一飞到天上去。砸不到人。

尽管这个概率极其微小。

 

但是如果你有神灵的佑护的话,他就可以开展“祝福术”。

在他面前,摊开了一长排的“场景选择”。无穷无尽,各式各样。

 

神灵仔细地观察。总是能找到一幅“未来”。子弹擦身而过,勇士毫发未损。

然后他就把你拎出来,仍到历史的这条分岔支路上去。

 

对于当事人来说,他并不能感知时光在他身上的顺流逆流。

对于他来说,时光的感受是连续的。他根本感觉不到已经被人移花接木。

于是他就感受非常地“顺”,做什么事都特别顺,特别旺,心想事成。

 

至于光罩,技术就更简单了。

一般子弹的速度是900秒/米,接近音速。

而你只要在子弹近身的时候,把时空调整错过0.01秒。

 

对,就只要0.01秒。

子弹在这段时间内可以移动9米。足以穿过你整个的护罩距离。表现为就是子弹穿透而过,透明的战士丝毫发无伤。

 

而对于炸弹卡壳,军火库爆炸。这种事简直就不用说了。

“祝福术”的反面,是“诅咒术”。神灵同时拥有祝福和诅咒的能力。

 

他观察你的未来世界,“机械故障”本属于应有的物理故障,只不过概率十分低而已。

而他就把你希拉里的灵魂,从时间长廊中逮出来。再扔进最坏最倒霉的一条河流之中。

您呀,以后有得霉了。他永远会让您待在最痛苦的历史走向分岔中。

 

“好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希拉里站了起来,踱到神父面前。突然举起手中一把银色小枪。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一会是牧师,一会是阿訇,一会又对时空物理这么了解。您懂得真多啊。

“我倒要看看你的神灵,这次会不会帮你挡子弹”。

 

“我是时空物理学家啊”。牧师大人快要哭出来。白胡子耸拉越发狼狈。

“我本来就是时空物理学家。是您让我失去工作的”。

 

“我的本职就是研究时空物理学。并且提出了‘多重宇宙,平行空间’的概念”。

“是您让我失去工作的”。

 

因为您说,“真神安拉只有一个”。

而我的“平行空间”概念,意味着存在无穷无尽的宇宙。其中一些,拿破仑打赢了战争。一些,希特勒打赢了战争。还有一些,迄今仍处于石器时代,单细胞生物。

 

您说,“这很不清真”。

于是我就被赶出校籍了。别人就给我按了一顶种族歧视,宗教歧视的帽子。

俺找不到工作,就只能去神学速成班混个了牧师。

您看,这也不混口饭吃嘛。

 

第四节 量子纠缠

 

共和党孵化的怪物在阿拉巴马登陆。

吃人的魔鬼向印第安纳前进。

篡位者进入田纳西。

川普占领德克萨斯和宾西法利亚。

唐纳德先生接近佛罗里达。

陛下将于今日抵达自己的忠实的华盛顿。

 

“那么,真的是没办法了么”。

“非常抱歉,我的陛下”。

 

“第一,第四,第十一军团已经溃散。建制已不复存在”。

“第二,第五,第七军团正在前方和叛军鏖战。总参谋长刚才打电话来,说他最多还能坚持24小时”。

 

“第三和第六军团…………”

“他们怎么了”

“第三军团刚发表了中立声明。说南方人不打南方人。目前第九,十四,十七军团正在赶过去,力图将他包围”。

“第十四,十七军团都是预备役。恐怕没什么战斗力”

“微臣无能”。

 

“好了,我知道了”。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叛军将在24小时之内登陆曼哈顿岛”。

“你们都退下吧”。

“通知党代表大会,让所有的群众,去时代广场集会。我要亲眼见见他们”。

 

大苹果。曾经跨年庆祝时才会烟花绽放的纽约时代广场大苹果,又被安装了上去。

一群人在下面吼着,“十九八七……”

 

所有的新闻滚动版,都在疯狂刷新着最前沿的报导。叛军最新的动向,哦,目前新闻措辞已改为“圣·安德鲁”先生。

 

只有二块电子屏幕例外。

一块是日本东京电视台的。上面千篇一律地播放着美味寿司料理。

一块板是中国电视台的。上面显示的是“404 NotFound”.

 

神甫杰森小心翼翼地跟在切尔西身后。自从上次那个大有收获的问询之后,他收获了一条红丝带。意味着他升职成为了BISHOP。

只不过女皇陛下把“高收入人群”所得税率提高到了98%,所以仔细想想,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此刻,杰森脸色发白,嘴唇发青。紧紧地拽着切尔西的袖子。

“殿下,殿下,您可要救救我啊”。

“什么事”。

“我那个白宫御用牧师,当年可是花了40W美金孝敬您。向您买来的”。

“这事我知道。你才有机会升值了么。说重点”。

“殿下,我左思右想,左思右想。我们那个邮件服务器,可能会有点问题”。

 

早在16年之前,女皇陛下曾经在“邮件门”上差一点栽跟斗。

当时,在和川普大统领的竞选之中,没想到全世界的黑客一起联手帮助川普。

其中一些黑客击破了希拉里在地下室的邮件服务器,并且将30000余封邮件公之于众。

 

幸好在最后关头,女皇陛下买通了FBI局长。以“秘密恐怖法案”换取了FBI支持。女皇陛下承诺并允诺FBI此后可以无限制刺探公民隐私。

此外,佛罗里达突然猛增了200W张选票。女皇赢得大选。

女皇再派人给大使馆自来水管投射了巨量的放射性核原料铊。终于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那二个黑客毒死。

“邮件门”的事件,也算是告一段落。

 

可是此后,虽然安全顾问的一再提醒。

可是保持一个“私人邮箱”,保持一个私人邮件服务器。这类诱惑,对于缺乏自制力的女皇是如此地难以低档。她始终下不下心来戒绝。

 

唯一的区别是,女皇这次选用了全世界最佳的一流安保专家。他们给她设计了一套“永不泄密”的安全方案。

这就是我们所谓的“量子纠缠”。

 

量子纠缠,是现代量子力学的奇迹。一直到1955年,把爱因斯坦死的那一年气到吐血的案例。

因为量子纠缠是一种“超距效应”。也是人类迄今为止唯一知道了超光速效应。

 

其具体的做法,是从虚空中同时产生一对对偶粒子。

根据守恒律,其属性必然是相反的。

 

好比同时产生一对离子。一个向左飞,一个向右弹射。

则总电荷守恒为零。

其电量,必然是(1,-1),或者是(-1,1)

 

量子纠缠的特殊之处。在于量子力学可以“闭着眼镜不看”。

你一颗粒子弹射出来,我绝对不去观测它。绝对绝对保证不碰。

 

任由二颗粒子分开飞。一颗向左飞了一光年,一颗向右飞了一光年。

彼此相隔2光年。

 

这时,我对左边的粒子进行观察。并确定了结果。譬如是+1正电荷。

则在2光年之外的右侧电子。会立刻从“未知态”,变成-1电荷。

 

而这个反应,是“即时”的。不受空间的束缚。

二者相隔2光年。按照相对论的标准模型,任何信号的传输,都不可以超过光速。

 

但是“量子纠缠”却是实时的。

我对左边粒子进行确权。会立即反映到右侧粒子。

无论双方相隔天涯海角。

爱因斯坦气得吐血。

 

“量子纠缠”是一种已经进入实用阶段的技术。中国人,美国人,英国人,研发得比较深入。

较有民望的是中国合肥的一位教授,已经实现了5KM以上的超距反应。完全实时,超越光速。

 

“量子纠缠”态有什么用途呢。

在目前的科技环境下,最主要的作用是“通讯”。

 

因为他的传输是“免于空间”的。没有任何中途信使的八百里快马。

因此他的数据不可能被“拦截”。永远也不可能失窃。

 

而从长远看,这项技术的最主要应用。是“星际瞬间移动”。

好比说,我维护二个通讯站。一个在地球,一个在半人马阿尔法星座。

二个通讯站,各又一团同源光粒子。

 

现在一个人来到地球。我拿出“负粒子”。

每一个质子,都和人类身上的质子一一对应。眼睛对眼睛,鼻子对鼻子。

 

你走了进去。然后,你“融化”掉了。

整个人都消失了。正粒子和负粒子耦合掉了,还原成了最基本的能量。

 

而在100光年以外的半人马星座呢。

虚空中,原本汹涌的量子云团。突然凝固,冻结。

然后从云团中,走出来一个人。

就是你,一模一样。

 

“量子纠缠”的长远用途,是实现“瞬间转移”。那些科幻中的传送门,在现实中却是可以设计实现的。

 

“说重点,说重点”。

切尔西的眼皮都快要打架了,看在40W美金的份上。苦苦坚持。

“我昨天晚上吃火锅,有一点拉肚子。坐在如厮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到……”

切尔西弓起来一脚。神甫捧着肚子弯下腰去。

“陛下的邮件服务器可能不安全………”

 

切尔西一把搂住神甫,双手环抱到他的背上。紧紧地贴住说;

“天啊,哦,我的大人。那是怎样的不安全。会泄露我的照片么”。

神甫痛苦地说,“我突然想清楚了‘量子纠缠’的原理”。

 

量子纠缠,其实并不是“超光速”。

量子纠缠,它超越的其实是“时间”。

 

如我们前面所说。以h秒为节拍,每一个节拍向前动一下。

在h的尺度前,粒子是自由的。不必遵循牛顿力学,而表现出相当的自由度。

只有“大数统计”累积起来,才显现宏观的规律。

 

我们的世界,存在无数个平行时空。

在h秒的尺度上,你可以“跨越”时空。可以跨到隔壁的S-1,或者S+1时空中去。

只不过太远的时空,会存在概率太小的问题。

 

现在对于“量子纠缠”,在光源处产生了“守恒”的二个粒子。

你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破解”了他们。确定了+1正电荷。

 

而事实上,并非“破解事件”的超光速传播。

而仅仅是你“选择”了未来。

 

未来有无限种可能性。你选择了这个未来,量子纠缠就是(1,-1)

你选择了那个未来,量子纠缠就是(-1,1)

但是不管你选择哪个未来。粒子从离开光源那一刻起,他就是1,从来没有变化过。也不可能发生变化。更不会因为接到通知而发生变化。

 

其实是你选择了时间维度S。

而不是空间上实现了超距超光速。

 

切尔西呻吟着扶住了眉头。

“说重点…………”

“女皇陛下的新的邮件服务器,有多少封邮件”。

“十几万封吧”

“恐怕它们全部都泄露了。如果对方有祝福术的话”

 


[1]这是切实发生的真事。南非“平权法案”,要求任何南非境内企业,黑人必须拥有25%股份。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