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论组织资源 欧神文集#F310

字号+ 2017-02-23 17:25 我要评论( )

论组织资源 #F310 首先,让我们看一段长微博。 转:五毛大战美分,基层民猪那破事。。。 就是小区业委会的事,根据业委会相关法律,合法选举上台的业委会算是比较......





论组织资源  #F310

 

首先,让我们看一段长微博。

 

转:五毛大战美分,基层民猪那破事。。。

 

就是小区业委会的事,根据业委会相关法律,合法选举上台的业委会算是比较民主的,大家没意见吧。

 

小区2003年入住,魔都商品房小区,不是动迁小区,外地人比本地人略多;基本自住很少租户;小区算是典型的中产社区,我认识的硕士博士一大堆,尤其外地人,基本是大专以上学历,本地人稍低些,但大学以上学历也占大部分,小区人均受教育程度在天朝算不错了吧。

 

自入住以来,先后换过5、6届业委会。前几届都是三四十岁的年轻人,本地外地人都有,一把手有律师、私营业主、职业经理人等等,都非等闲之辈,全都是抱着满腔的热情上台,上台后努力折腾半年一年的,热情耗尽,什么事也做不了,热情耗尽后进入僵尸期,直到忍无可忍,另一拨人夺权上台,接棒挥洒他们的热情。

 

我中间有几年参与过业委会的工作,深感这事费力不讨好,尤其业委会主任,不是人干的活。要做什么事情得花钱,但凡花钱的活基本通不过,但凡收钱的议案一定通不过,物业费一直维持9毛每坪,停车费100每月,从来没涨过;由于小区治理不利,这点钱还很难收。由于钱收不到,物业也越来越懈怠,换两次物业公司也不管用,还出现过保安队长代收物业费后给业主**把钱黑了,被下届业委会发现后坐牢去了。

每次开会,要么没人来,要么来一堆愤怒的群众提意见找麻烦,会开着开着就发散性跑题了,“我是一位业主,我有说话的权力“,主持者根本控制不住。业委会一把手,要做什么事,宣传、投票等零零碎碎很多花销要自己掏腰包,基本什么事都办不成,做一段时间小团队人心就散了;但小区所有不满的业主可都会找业委会主任,每天n多个业主找解决问题的电话,还无力给解决,经常被业主堵在小区里不让走要给解决问题的。总之,当这个家,就是没权,钱少还没法花,所有责任和过错都你兜着。

 

有一届业委会我比较熟,也是上台没多久,一次好像是顶楼漏水的事,开会时被众多业主给闹了,那场面,真可谓群情激奋,骂声一片。会后,业委会团队聚在一起,全部心灰意懒,谈起这段时间为了做这事,几乎花费了所有的业余时间和精力,个人牺牲这么多却落得鸡飞蛋打,还没机会花小区一分钱,却被人诬陷黑了多少钱,说到冤屈处有几人当场落泪。那一天,全体业委会成员决定全体主动辞职。之后业委会缺位很长一段时间。真个小区就这样一天天风化、自然破败下去。

 

 

直到三、四年前M伯的出场。

 

M伯是很早入住的业主他爹,长住上海个儿子带小孩呢,退休前是江苏某市的某局的党政一把手。

 

某天不知什么原因,在小区住了很久的m伯决定自己来把小区弄弄好。”我就不信了,这么点事情也办不了。”我老爸和m伯熟识,他这样转述。

 

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怎样让在任业委会下台的事。其实在任业委会也同前面几届一样,进入什么事也没办成,什么事也不想再办的僵尸状态,只要给个台阶自己就下了,可能是对m伯的所作所为很反感,就是不让位。要说M伯的作为,那真是典型的我党作风,又狠又直接,还有点黑。M伯团结了小区里比较好事的十几个退休大爷大妈,贴标语、大字报,揭露在任业委会的丑恶嘴脸,在我看来多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还肯下工夫,小团队挨家挨户家访,丑化现任,收集选票造反。更狠的是,不时找上在任业委会主任家门去闹,早晨上班时间路上堵住找麻烦,据说还发生过肢体冲突。我对此很反感,感觉跟文革一样,我相信许多业主也有同感。在任的四十岁左右,正直事业上升期,哪架得住一伙人软硬兼施地磨泡耗,没几个月也就下了,以m伯为核心的新一代大爷大妈领导集体正式接任,和前任之间的矛盾立即按下,之前大字报里所述的所谓黑幕再也不提。

 

上得台来,我党的优秀干部M伯做事方式就不一样。

 

首先不管正式非正式,通过各种途径建立基层组织,以业委会为核心向外扩展选举楼组长,每个单元都有负责人,基本都是退休党员,我老爸也被他们网罗进去负责我们这栋楼。

 

其次,利用党组织关系强化组织的有效性、向上沟通居委会党支部和基层政府,组织逐渐成型效率逐步提高,下能指挥得动,上得到政府和上级党组织的支持配合;

 

M伯从不直接经手具体事务,所有事项都有业委会或楼组长内的人专人负责,他只协调和总览,他自己干得一点看不出累,该买菜买菜,该接小孩接小孩,而各部负责人还挺卖力,我老爸对M伯有诸多不满,经常当面黑他,但有任务分下来却也不拒绝,认真完成,M伯也从不打击报复。

 

再次,程序合法,不管是上台还是执政,有些手段可能让人反感,但程序上确实挑不出问题,事项公示,投票,决议,该有的流程和文件都有,选票的选项设计和发收票安排很讲究很有水平,能合法的地拿到所需比例票数,比如最近一次投票决定小区重大事项,其中一项意向就有些荒谬很能挑动人的不满情绪,在我看来就是为其他几个意向打掩护转移注意力的,其他意向里面就有小幅上涨物业费的,现在投票结果还不清楚,不过以我了解到的情况,我估计物业费上涨应该是办成了,佩服佩服;

 

很快,M伯的业委会成了首个有实际控制力,能大笔合法花钱,并能实际干事的业委会。

 

 

好吧,说了这么多,说说这三四年在M伯的坚强领导下,小区的社会主义和谐家园建设取得的哪些成绩,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一句话:不服不行!

 

1、原来物业公司该作为的不作为,不该作为的偏爱作为,任性不说,还出过贪污犯保安队长,换物业也无济于事;现在呢,物业完全成了业委会乖得不能再乖的狗,大小事情都要经过业委会七长老决定,连物业公司在小区的雇员都得看业委会意见;是好事呢还是坏事呢,我也不知道,反正没人骂物业了,人家就一跑腿的也还算勤快,有啥事能赖物业吗?

 

2、小区顶楼和墙面年久失修,多有漏水,墙面发霉发青污秽难看,业委会统一计划外聘承包商,搭脚手架,一栋一栋挨个修,别的我不知道,墙面是认认真真刷了好几遍,现在,我家阳台是不漏水了,屋里几处发霉的地方也再也没湿过;小区外观焕然一新,顺带着楼顶锈蚀的避雷针也给换了;

 

3、阳台栏杆原为铁质刷漆,早已破败,这次搭脚手架统一给换成不锈钢的,自己掏钱哦,我看大部分人家都换了,不换也能请人修理刷漆,收不收钱我就不知道了;

 

4、魔都02年建成的小区,车位情况可想而知,一到晚上路牙上、草地上、树底下爬满了车,经常会因车位问题发生冲突,动不动里面就堵上了;业委会公议在尽可能少破坏绿化的情况下,见缝插针建车位,原则上保证有车的每户一个车位,他们又做到了,现在没有业主间因车位发生矛盾,总共扩建了一百好几十个车位吧,公共活动区域受到一定影响。这事有不少人意见很大,主要是不开车的老年业主,我个人双手赞成。

 

说到车位,还有可以说道的,就是死硬不交钱蹭车位的业主,M伯斗争起来丝毫不手软:专挑早晨上班最着急的时候,组织人马把这些车堵在小区出口收钱,按次收,不交别想走;每次只堵一辆,堵上后马上有人指挥后面的车辆绕从出口出去。我有一次看到被堵上的动起手来了,那也没用,个人跟组织斗,还有物业保安呢。

堵了不到一个月吧,估计流氓都挺不住了,早高峰收队,看来该拔的钉子都拔完了,而且之后再也没堵过门,大家都抢着交车位费,因为一次交一年减一个月的钱,逾期不交,车位不保留,你要闹,组织上奉陪到底。

 

5、小区门禁电子化,每车一卡,每人一卡,自动开闸;今年又在改,不发卡了,自动识别车牌号。

 

6、好神奇的是,小区争创区里还是上海市什么先进小区,居然从哪级政府搞到了经费,小区全面装上了视频监控,我上个月车两轮被猫放气,还到监控室查了纪录。

 

7、好神奇的是,业委会、楼组长等“体制内”的人,不知从哪搞到的经费,以居委会名义组织到附近一日游,加强组织凝聚力。偶尔发个洗发水什么的小福利。另,居委会在隔壁小区。当然,这好像不能算成绩吧,但好像经常能从党、政渠道搞到多重名义的经费为小区做这个做那个。

 

8、最神奇的是,不是成绩,应该算是恶行,车位费涨了,物业费好像马上要涨了,都在不知不觉中合法合规的发生了。M伯,算你狠。

 

 

其他小的、不记得的变化难以一一列举。总而言之,几年功夫下来,业主们就算想找茬恐怕也难找到借口了,就这么点大小区,事事都有组织盯着呢,路上刚出现一个坑,还没等开口骂呢,再去就已经填平了,还想咋样?我个人总结,在党的优秀干部M伯的领导下,呃,应该说在党的领导下,和谐社会在我们小区的已经初步建成了,M伯所做的,不过是把党领导政府的工作方式,成功应用到社会主义和谐小区建设的伟大实践当中。我等满脑子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高素质年轻一代,屁事都干不成,姜还是老的辣,最了解中国人民的,还是我党。

 

 

等等,我是要说民主的问题吗,好像是,前任们用民主的方式解决问题,只招来民主自由的谩骂和反对,什么问题都没解决;m伯用党的方式解决问题,竟然无往而不利,晚辈真心佩服,但你能说他是不民主吗,好像不能,所有的决策都合法合乎民主流程,背后又充满tg式组织方式的幕后操纵。到底民主还是不民主,大家自己考虑吧。

 

我自己观察,小区里面真正愿意并且真正付出时间和精力来参与公共事务和决策的人,少之又少,漠不关心的业主占绝大多数;主动参与的人基本都是自身利益收到伤害的人,除了跳起来愤怒的强烈地反对,最基本的哪怕一点点的妥协精神都没有,而一旦自己的问题被解决了,马上又变回了漠不关心的绝大多数,而这些人在中国还属于受教育水平高的人群。如果民主的内涵是大家熟知的英美式的美好民主,我敢肯定这样人民是享用不了这种美好的,至少现在以及短期内不能。

 

我个人认为,民主不是,也不应该是目的,它不是目的,而是方式和工具,一种解决公众问题、妥协和分配利益的方式和工具。工具合不合用,取决于使用工具的主人会不会用,善不善用,评判的标准是能否解决问题、能否高效地解决问题。

 

如果一定要说民主是公认最高级最好的一把工具的话,那么我们现在真的不会用它,说明书都看不懂,不要跟我说你看得懂,我们小区里的高素质年轻一代就看不懂,我们用它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不如继续使用手头粗鄙不堪但至少还能解决问题的工具,同时认真学习使用那个高级货;孙先生的军政、训政、宪政,不就是这一路子吗?

 

而我个人更喜欢的方式是,保持工具称手的前提下,逐步打磨手头这把的工具,只要工具高效、我用得舒服就好。大家都说民主的工具用得很舒服,就是效率低些,那我看还是优先效率,逐步向舒服方向靠吧。毕竟,工具再舒服,出不来活,终究与我是废物。

 

 

 

一)轻微暴力

 

对于这篇文章,我想说的是,作者观察到的事实完全正确。

但是他的理解与分析,却是全盘错误的。

 

为什么,“物业管理”这种事,你交给我,我也能完美办成的。而且肯定比m先生办得更好。差只需要一柄“尚方宝剑”。

 

让我们看看m先生都干了些什么;

  • 为了掌控开会流程,可以堵住上班,挨家挨户闹。

  • 为了收停车费,可以堵住不让出门,十几个打一个。

 

掌握了业委会流程,就等于掌握了权力。以后要通过什么“涨物业费”,“刷小区栏杆”,“刷小区外墙”,直接橡皮图章敲上去就行。

 

而掌握了堵门收费,就掌握了“财权”。每个月有了固定收入。这样组织才可以活下去,顺带还发点洗发水牙膏,小恩小惠收买人心。

 

 

但是,上任会长为什么搞不成。你换了yevon_ou上,俺左手行右手不行。

为什么,这里面牵涉到关键性的四个大字:“轻微暴力”。

看问题要看实质。

 

 

实质是什么。实质就是四个大字“轻微暴力”。

当你使用了暴力,整件事就有了天与地的区别。

 

当业主拖欠物业费,当业主拖欠停车费,当业主不满意你的账单时;

凭什么m先生可以收得上来,凭什么前任会长就收不上来。

 

因为m先生使用了“轻微暴力”。他派人堵住了大门口,不让你出门去上班。

你如果和他理论的话,他手下有十几个人,双拳难敌四手。

 

你感到愤懑,你感到不合法,你打110。可是当地的片警以“事情轻微”为理由不出警,或者出警了也不处理,平白拖上几个小时。

所以你斗不过他,认怂交钱。

 

这个道理至为简单,为什么m先生每件事都干得成,为什么前任会长每件事都干不成。

  • 小区物业费收不齐

  • 物业费长期落后通胀,无法涨价

  • 停车费收不齐,抢停车位

  • 任何大型的维修项目都通不过

 

这些都是业主委员会的固定顽疾。几乎全上海任何一个小区都有这样的问题。

这一些列的问题,只要你能给我一项大杀器“轻微暴力”。则以上都不是问题。

 

只要游戏规则,能允许我每天晚上3:00am去敲不付费业主的门,则俺保证;任何物业费都榨得出汁来。保证比m先生办得更好。更有效率。

但如果要求我老老实实做个正人“君子”,凡事合法守规则讲道理。则我的表现,未必有前任会长好。

 

 

 

二)黑社会

 

那么,问题更进一步,“轻微暴力”可不可以被使用呢。

在本文中,你见到的是一片“开明专制”的景象。

 

文中的m先生是一心为公,“暴力”使用的结果,也完全是为了公共工程。

但是,暴力是极容易失控的

 

你想象一下,假如m先生是个坏人,或者“初期的好人,长期的堕落”。

那么,这样一个业委会的统治,完全可以是非常黑暗的。

 

他完全可以将物业费调整到5~6元每平米。而其中的大部分,会落入他个人的腰包。

以一个120000平米的小区为例。每个月就是20~30万元的纯收入。

 

 

另一方面,仅仅当业主本身。他们对这样的“恶政”是完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

前文说过,m伯可以在门口堵住你的车,不让你上班。而普通的业主,根本不会在上班高峰耗时和你吵。

另一方面,m伯可以通过拉大字报,上门骚扰等方式,使你不得安宁。

最恶劣的是,110居然还不出警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让你付6元/平米的物业费。每个月也不过数百元钱。

想想还是息事宁人吧。

邪恶是很容易弥漫的

 

 

政权是一个国家的基础。

什么叫政权,从小到大所有的顺民主义教科书都没有说清楚。

政权=暴力权”。

 

暴力权是一定要捏在国家手里的。

也就是民间不可以抢劫,不可以私斗。“刑罚”都要归于官府。

如果某一块土地,官府失去了“刑罚权”,那等于GCD的政权也丧失了。[1]

 

 

在这个故事中,我们一定要注意到m伯的特例。

  • m伯本身就是公务员,高级局级干部

  • 他们15个老头子,加起来1000岁。

  • 他们仅有15个人

 

这三个条件,缺一个都不可以。

  • 因为你们是15个70岁的老头子,官府知道你们搞不出事来。

  • 因为m伯有一定的官方背景

  • 因为你们仅有15个人,再多也不行。

 

这三个条件一起叠加,才使得110捏鼻子忍了。

也就是说,当你m伯最初拦路,不让业主上班堵车时,肯定有人打过110电话。

 

这个时候,110被买通了,放弃了一定的出警责任。

必需得有110的纵容,m伯才能实施他的“轻微暴力”。你如果想做野心家,千万记住通篇文章这110才是关键一步。

 

在这一刻,110其实是“渎职”的。也放弃了基层政权的一定领域。

在一定时间一定空间,110放弃了“政权”。m伯才成了这片土地上的土皇帝。

只要可以使用暴力,不是夸口。有六七条精壮汉子,别说一个小区,一整条街都可以拿下来。前提是110不出警。

 

 

或许有人说,想法那么美。那么你去做,你去试试啊。

呃,东北有一个人,名叫“刘涌”你知道么。

 

刘涌是被枪毙的。罪名是有组织的黑社会犯罪。例如踢倒菜市场老奶奶菜篓,横行霸道之类的。

可是如果你真的到东北去问问,事实的真相并非如此。

 

刘涌颇有侠名,民间对他的评语,也并非全盘黑的。

刘涌最早的出现,也和m伯很象。民间某些环节出现了死结,类似于物业费不交所有人都是输家。

而刘涌通过了“轻微暴力”,踢倒了菜市场老奶奶的菜篓子,很快把这事解决了。

 

但是你黑帮做久了,终究是有变化。就好像你m伯做久了,也难保你组织内有几个腐化份子。

你最初的时候,规模很小。基层可以当没看见。可是等你规模大了,都是精壮汉子,110一定会出警的。

 

很多事,当年你做的时候,可能并不算是一件事。但一旦清算起来,每件事都够让你喝一壶。

类似于“堵车门口”不让上班这类事,鸡毛蒜皮也就算了。可一旦上头办案组要组织黑材料,顿时就会有委屈群众哭诉,“民警同志啊,可把您给盼来了………”

 

你说这事怎么办。

你不要小觑天下英雄,别以为除了你都是笨蛋。明眼人多着呢。

你m伯肯做,因为你70岁了。

俺们不吃子弹。

 

 

 

------------------ 以下内容仅限于隐蔽版,不公开发布 -------------------------------





 

欧神,2016年2月29日丑时)

 

水库论坛微信社群平台汇集各城市投资大咖,本圈是房产多军众多资深大佬坐镇 ,主要投资城市:重庆、上海 、杭州 、苏州 、杭州、北京、 深圳、 广州  、武汉、 南京、 沈阳、郑州、成都等, 房友自由交流各地投资心得 ,帮助小白解疑释惑, 定期交流楼盘信息及贷款信用卡等申请指南 。 铸造资产长城。抵御纸币通胀 ,集 体智慧打造一个有思想的财富管理交流平台。各省会城市均有群。

水库微信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59群。 1群又称元老院。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可有名额的可免费加入的只有5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已经在水库 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水库a8群需要验资,净资产达到1千万以上方可入群。 

水库信用贷信用卡交流群:交流各种信用贷信用卡大额申请技巧,使用技巧,撸羊毛实战凑首付技巧。

需要入群的朋友请微信搜索:689574 添加,验证语:入群

相关文章
  • 上海没有错失互联网 #F1480

    上海没有错失互联网 #F1480

    2018-01-25 09:55

  • 农村土地有投资价值么 #1660

    农村土地有投资价值么 #1660

    2018-01-22 14:11

  • 男人是张信用卡 #F1470

    男人是张信用卡 #F1470

    2018-01-18 15:37

  • 新一轮大型金融风暴酝酿中 #D06

    新一轮大型金融风暴酝酿中 #D06

    2018-01-09 22:21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