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基

列强的娱乐:难民大逃杀

字号+ 2019-06-12 17:22 我要评论( )

这次我来讲讲难民,因为大家可能没接触过难民,尤其是正在逃亡的难民。 其实关于难民的可怕,我在以前的一篇水库文章中有说过,但是那篇文章主要侧重点是说明为什......

 这次我来讲讲难民,因为大家可能没接触过难民,尤其是“正在逃亡的难民”。
  其实关于难民的可怕,我在以前的一篇水库文章中有说过,但是那篇文章主要侧重点是说明“为什么中国可以引入发展中国家的移民”的,所以很多人可能没注意,而且我也没有细说。
  
  虽然我们日常能够把难民造成威胁的原因归咎于诸如文化差异,法制意识单薄,就业能力不足等等。
  但我们可以想一想,平均来看很多人都有文化差异,法制意识淡薄,就业能力不足等问题,可是却没有难民做出来的事儿那么吓人。
  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所以关于难民的事儿我可能要写3篇左右,分别从难民源头,难民进入某些国家过后的初期,难民在所在国待了半年以上的长期,从这三个时期来表达一些个人的看法。
  本篇主要的内容是“难民的源头与难民迁移过程的不同可能带来的后果差异”。
  
  根据我的观察,这个世界上占据多数的两类难民造成的接收难民国的问题是很不一样的。
  这两类难民分别是“自然难民”和“战争难民”。
  战争难民很好理解,就是因为打仗呆不下去了;自然难民就是因为自然环境造成的,比如说饥荒或缺乏饮水(有的时候内部局势没到内战,但基础设施效率突然降低也会这样)。
  
  这个世界上“供应”最稳定的是自然难民,自然难民也常常会成批涌入。
  但是呢,自然难民的问题往往就真的是“法制意识单薄”和“就业能力不足”的问题——你很少听到自然难民出现什么“文化差异”的问题。
  通常情况下,自然难民会在几年内就成为接收难民国的低端劳动力,虽然犯罪率还是偏高一些,但基本上还在可控范围内。
  当然,前提条件是接收难民国本身的经济情况还算可以,你让一个非洲穷国接收邻国难民还是要出事情的。你让欧洲接收就没什么太大问题,而欧洲现在就连原有已经基本进入社会的原难民问题也越来越大的原因,我们放到下一篇说。
  自然难民的犯罪往往也比较的“传统”,也没有什么白左为他们加油鼓劲的。
  这就很奇怪了,明明都是难民,为什么自然难民比战争难民要相对乖巧很多呢?
 
  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说。
  1:难民在落难前的原有社会结构。
  2:难民在逃难时的状况。
  3:难民在跨越边境和最终选择逃亡国家的过程。
 
  首先我们来看看难民在遭难时的社会结构在大方面的不同。
  自然难民:农民为主,辅以少量手工业者和城市底层居民,通常徒步逃亡。
  战争难民:城市居民比例明显较高(比如说叙利亚难民,城镇难民可占一大半),逃亡中途常常使用或者自带车辆。
 
  很显然,在出现战争难民的国家里,它们大部分城市化程度并不是很高,如果逃亡机会是均等的话,那么实际到达的难民比例应该和他们遭难地区或者整个国家的城乡人口比例差不多。
  当然了,自然难民一般农民比例高是合乎逻辑的,因为一般能发生大规模自然灾难且无力维持的国家通常工业化程度很低甚至没有,所以这些国家的城市化率在目前来看当然一般也不高。
  不过即便如此,自然难民中农民占比也的确是太高了,城镇逃难的自然难民非常罕见,有城市难民一般也是城市中最穷的底层人(他们很多生活的还不如农民)。
  
  但是战争难民就不一样了,战争难民往往城市居民占比很高,而且常常不是底层居民,甚至有时候中等群体的难民数量会超过底层人。
  事实上各位从难民穿着的衣服就能看得出来,自然难民穿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小孩子更是常常没有件正经衣服,而这几年的战争难民在入境之前就穿的挺体面(最多有点脏),小孩甚至还有专门的童装可以穿。
  自然难民在领导了救济的衣服后都常常舍不得穿,从难民营里出去了以后又换上脏脏破破的衣服。
  可是战争难民呢?进来之前就穿着好衣服,进来之后领到新衣服马上就穿上,还有嫌衣服不好的。
  自然难民领到救济口粮的时候吃的很小心,一块面包掰成四个煮点稀粥,这样感觉吃得饱一点,奶酪从来都是丢汤里当调味料省着吃。
  战争难民呢?各种嫌弃,这不好吃那不好吃,要求提供特色饮食。
  
  从这一点上来说,什么“难民用别人的钱都不心疼”是站不住脚的。
这也不能用习惯来解释,自然难民也有受很长时间照顾的,但是他们的老习惯还是没变。
这就好像现在中国很多子女都抱怨老人“好吃的不吃,放坏了”或者“好衣服不穿,虫蛀了”是一样的,这种习惯是很难改变的。
 
当然了,看到这些事情口诛笔伐还是免了,毕竟站在道德高地上眼睛一闭就是骂很简单,但不能分析问题。
重要的是为什么会有这种区别。
虽然我在难民的源头地点(多个)待的时间不长,但是有些原因已经明显到了不用搞什么大规模调查就很清楚了——尤其是和自然难民对比的情况下。
 
我们看一下区别。
1:战争难民和自然难民相比,战争热点地区成为难民的速度非常快,而战争热点争夺地区往往是城镇。如果全国都陷入不同程度的战乱或者基础设施与服务崩溃,那么城市也会是崩溃速度更高和更彻底的地方,维持城市运转比乡村困难。
2:自然灾害往往最先受害的是农村,因为现代环境下,农民在日常生产活动中所获得的剩余比城镇居民要少,而且食物来源往往仅限于本地。
这就导致自然灾害下,农村人很难通过市场来获取所需的食物,因为他们一方面没有钱,另一方面平时也没有基础食物的商业线。
城市因为往往需要好几个粮食产地供应食物,也有现成的商业和运输网络,所以对于城镇居民来说,灾荒只要不是极其严重,那么至少对于很大一部分居民而言饥荒仅仅带来粮价上涨,能在短期内受到致命损害的只有底层人。
如果在农村,那么即便比周围人稍微在现金上富裕一些也常常是有价无市。
3:自然灾害带来的生存危机往往是全局或者大范围的,它虽然经常是所有人同时面临灾害,但是自然灾害的增强一般是渐进性的。
即便是短促的强烈灾害,要到粮食或者其他生存必需品告罄而逃难还会有一段时间,不同的人承受能力也不一样。
4:战争往往摧毁基础设施,同时也会摧毁居住或者商业建筑物,即便未来恢复时这些建筑物很可能也无法维修,地段的价值也很可能在战后发生极大的变化。
所以热点区域一旦发生大规模交火,那往往意味着受害的人将会失去最大的“不能带走”的财富,而自然难民则不一定。
更何况同样破的房子,对于城镇居民来说只要发生了破坏,这个房子就没用了,可是对于农村人来说房子破一点没什么关系,更何况对于大多数欠发达区域的农村来说,他们获得建房工业品的价格和施工难度都要远高于城镇居民。
所以自然难民出逃时几乎真的就是嘴里无粮手里无钱,而战争难民很多只是失去了一些不动产,很多人手头还是有钱甚至一定的资源(包括武器)。
 
  
  这些区别很明显,但是这些区别是如何让战争难民的危险性更大的呢?这可能从逃难过程中就开始了。
  我们日常可能会觉得在难民逃难的过程中,各种犯罪和暴力行为会非常猖獗,各种抢劫甚至屠戮会变得非常频繁,还有各种提供逃难服务的“蛇头”会千方百计的坑这些逃难者。
  可是实际上并不都是这样。
 
  在自然难民逃难的队伍中是很少出现抢劫和屠戮的,蛇头的数量也很少,边境上也相对很少有人提供付费的越境服务(包括造假)。
  与之相反的,战争难民的逃亡队伍中,抢劫和屠戮是家常便饭,蛇头的数量多如牛毛,跨边境和在当地居留的造假商业服务也多如牛毛。
他们也在对我们的慈善组织传授相关技术,但我国在遣返数十万非法移民后升级了应对对策,现在他们的新老办法对我国都已失效——这几十万非法移民都是近年进来的,他们和之前逃自然灾害进来的人不一样,绝大多数恶劣刑事犯罪都是来源于这些新来的人。
其实我们回顾一下,就拿我们这儿境外常住人口比较多甚至就是难民比较多的广州来说好了。原来当自然难民居多的时候,广黑聚集区其实治安还可以;虽说略低于周围区域吧,但是考虑到他们通常没钱和缺少教育,所以这也是正常的。特别是考虑到治安经费没有显著提高而且黑人很密集的情况下,这样的治安完全在可控范围内。
但是,自从某些国内的慈善组织开始搞搞以后,广黑区甚至以外的奇奇怪怪地方来的黑人和各种颜色的人就变多了,北非一条龙都来了,然后当地黑人就业和治安情况就急转直下了。
什么无护照和无登记国籍黑人数量大大增加……大家说也奇怪啊,这些黑人很多文化程度虽然有一点,但好像他们应该不知道销毁入境身份证件和拒绝供出原有国籍就不能被遣返这件事啊?谁教他们的呢?
 
 
 
当然我们很容易想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
1:战争难民不是在内部坚持不住把钱和资源耗光才逃难的,他们往往是主要资产受到破坏才逃难的,但是他们手头还有相当数量的钱,因此才会有大量商业化的蛇头和造假服务。
2:由于这些难民逃难之前就有钱,他们身上保持有武器和家当的可能性很大。而他们集中地逃亡时间往往容易让他们组建起“难民团”。
看上去自然难民也有难民团?是的,但是战争难民团和自然难民团有本质上的区别。
自然难民团往往是因为大家没有交通工具,大家慢悠悠的逃难过程中聚集在了一起。同时自然难民聚在一起时也能互相交换物品和接济,毕竟大家都没钱了,以物易物的话还是人多一点好——另一方面也是方便集体抢夺沿路村庄的粮食,当然被掠夺后的村庄往往也加入了难民队伍,很多区域性灾害演变为广域灾害也有这个原因。
但归根结底,自然难民手头的物资是紧缺的,就连原来有武器的人常常也卖掉了大多数武器用来填饱肚子,最多剩下一点儿防身的。
在这样的环境下,自然难民潮往往是一大群同时到边境线,但是他们内部是没有“三六九等”的,本质上只是一大群人聚在一起。
一般没有什么商业机构可以从自然难民手里获利,而对于慈善组织来说也是一样(关于慈善组织如何在这些事情上获利我们在下一篇中详细讲)。
 
战争难民就不同了,他们会迅速用是否有交通工具,身上剩了多少钱,是否认识蛇头,手头的家伙事儿是否厉害而迅速划分等级。
所以大家可以从一些流出的边境线的视频上看到一个现象:自然难民真的是潮水一样齐刷刷的在边境线上挤成“一条”,而战争难民你可以发现是一团团的——就算很挤了,但是他们明显也是划分小团体的。
当然在接近边境线的时候,他们手里都没有家伙事儿,车辆也很少——当然,以前“天真无邪”的战争难民并不是这样,比如说上世纪90年代的,他们还真就是车水马龙的逃难。
可惜这样热热闹闹甚至衣着光鲜的难民很难博取同情,而且手里有家伙的话就让边境部队全副武装有了合理的理由……
现在嘛,你也可以发现往往在镜头前面的那位可怜的难民衣服破烂甚至有血迹,而作为人肉背景的其他难民则都没他这么惨。
有时候你还会发现站在边境线最近的人衣服破烂,后面的人很正常——那些人倒不是装出来的,在镜头前面的人也不一定是装出来的,他们更可能是被自己所属的难民团的老大逼的。
至于这些临时上马的老大究竟是如何快速的学会做这种形象工作的,又是谁手把手带他们的么……大家自己想吧。
 
这种组织当然不会在跨越边境线后完全的解散,实际上因为最具有资源或者最暴力的人往往也和目标国内部的蛇头或者造假或者慈善团体有更好的关系(信息优势),所以这些难民被接纳后往往还会找回去——就算换一个也是老样子,还不如找原来的老大。
这些老大虽然不是蛇头之类的,但是他们一点也不缺钱。
为什么不缺钱?
当然是抢来的,而且还有入团费用。
战争难民要入一个难民团经常是要收钱的,当然也会提供一些入境上的承诺(至于是否兑现就不知道了)。
这些团体当然不可能无限扩大,毕竟资源总量有限而且管理能力不足,当他们的组织规模到达临界的时候就会开始大规模的抢劫和倾轧内部的弱者。
大家想一想,那些到达终点哭哭啼啼的难民其实是男人多女人少,女人大部分还是那种一看起来就不好惹的虎背熊腰的大妈,那些少数瘦的长的一般比平均颜值高不少。
其中缘由就不适合明说了。
 
这样的逃难环境,在途中能活下来或者没被踢出去的,基本上都不是省油的灯而且几乎可以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不仅不是好人,更可能是坏人中的坏人,而且是聪明狡猾的坏人——更重要的是战争难民逃难的速度比自然难民一般快得多,所以他们就算一开始是好人,那他们也是一群能够“快速变成坏人的人”。
他们一开始是难民,但能到边境和跨越边境地步的人,基本上就属于流氓团伙——是的,他们其中有些个体不属于流氓团伙,但是要想能活下去,他们就算入境以后都要为流氓团伙办事。
自然难民反而因为留存资源少,内斗空间也相对比较小,反而是相对善良与合作还节约资源的人容易活下来——不全是,但比战争难民好太多。
所以你当场拉一个自然难民油嘴滑舌的上电视求帮助可是难的要命,上去的基本都是有关部门发言人;你去战争难民里面找个能说会道的就太容易了,随便拉一个虎背熊腰的大妈就能给你来一场声泪俱下的满地打滚的精彩发言。
这就好像国内的慈祥老太太就算看起来可怜也不能在言辞上修饰自己的可怜,那些虎背熊腰气宇轩昂的大妈却能瞬间坐地表演全身207处骨折。
 
至于那些衣服破烂被拉到边境最前沿的真可怜人,他们是没什么机会越境的。当然那些红光满面意气风发的人,是能带着身后一群面带衰容的小跟班们顺顺利利的成为需要被平等对待的“一份子”的。
 
为什么这些人能够顺利的过境呢?谁在帮助他们呢?
那一定是大公无私,内心充满爱和正义的人啊。
 
是这些人过境之后更容易团结起来抗议难民营不好,快点把我放出去,要扩大难民营之类的呢?还是让真的可怜的人过去容易呢?
为了正义与平等的诉求得以伸张,我们当然应该找到真正的可怜人,而不是看上去的可怜人,红光满面虎背熊腰的人一看就身体不好,三脂肯定高的可怜;衣不蔽体瘦骨嶙峋的人一眼可知其服装前卫且减肥成功,都有闲钱搞巴黎时装周的衣服和参加减肥计划的人怎么会可怜。
 
本土的帮助机构当然不能随便收钱和好处啦,但是驻扎在海外的有关组织的本地雇佣人员呢?
我想他们虽然长得凶神恶煞手里有武器,但他们内心是非常善良的,是为了大公无私的人道主义精神去和那些难民团老大交流。
我想这也是慈善组织捐款总是络绎不绝的原因吧。我相信没人会因为避税而去捐款的,我更不相信会有任何厚颜无耻的慈善组织会把钱变相的打回去。至于驻扎境外的有联系的工作人员赚到的钱,当然是绝不可能流回慈善组织总部的,这样做太无耻了,要是配合变相的把钱弄回去,那捐款岂不反而有收益了,至少避税服务费都可以减少了。怎么可能会有人干这种厚颜无耻的事儿呢?
这些事儿都是不会发生的,慈善组织之间怎么可能用这种办法互相竞争呢?
啥?难民团老大给这些人好处经常被发现?
这是你亲眼见到的吗?眼见就一定为实吗?你的独立思考能力去哪里了?你看到的那一定是幻觉,你用你的坐骨神经思考一下就明白了!再不信你可以问问我们最好的朋友,就我家那条哈士奇,不信你问它,它肯定不会说yes,你不信哈士奇我还有更聪明的金毛和德牧,它们也都是一个意见。
啥?你还不信?
我跟你讲,刚才你问的那条哈士奇是母的,而且是同性恋,还得了获得性狗免疫缺陷,里面的皮是黑的,只吃素狗粮,信爪哇岛火神教,成绩狗校倒数第一,未成年时咬死过别的狗……如果你连这么一条狗都不相信的话,那你一定当不了下一任首相。
 
那些难民团老大回去重新再组建一个难民团,我觉得肯定也是因为大无畏的人道主义精神。
如果一个国家战乱了,当地政府军去限制难民的行动,还试图继续推行邪恶的秩序,甚至阻挠难民们自行开动脑筋和双手获取食物和水和金钱的时候,作为正义自由的一方应不应该送人家的检查哨一颗500磅的制裁?
 
另外啊,水库有位叫欧神的人,居然吐槽什么“慈善机构效率低,正常商业手段赚不得钱活不下去才用这种办法坑钱”。
要我说,欧神的良心真是大大的坏了,大家都瞅瞅,这效率低吗?这效率,还用什么正常的商业手段,人家这叫升华,超脱于一般商业范畴啦。
 
但是啊,每个国家的国情不同嘛。
中国要不要接收战争难民呢?
我们一定要询问诚恳老实的东西啊,牛勤劳又老实,我们就问问中国的牛吧。
牛:“莫~啊,莫~啊。”
大家看,这头牛说的还是粤语,多靠谱啊。
 
中国又出台了对于非盈利组织的管理办法,限制了他们的活动,这个好不好呢?
牛很显然不适合回答这个问题,毕竟这需要很多思考,我们最好找一位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朋友来回答。
哦,就问这只以自我意志吃肥的橘猫吧。
猫:“妙~~~~~~~~”
 
看看,还是国情不同,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不适合搞这些东西,就算以后发达也要勤俭持家,做好事我们还是不抢了。
哎呀呀,你们不要催我们,你们也不想想,我们怎么能够替牛和猫做决定呢?大家都是平等的,你也不想我们压迫牛和猫吧?
这样吧,你们和牛和猫多沟通一下,让它们回心转意就好啦。
 
 
这一篇算是简单的,下一篇将会是难民进入国境后相关组织干了什么。
 
我原来也没怎么把信息整合起来想,因为很多信息非常的谜,完全看不出好处在哪儿或者怎么得到和分配好处。
我前段时间住了段医院,于是就静下心来仔细的整合了一些原来的得到的信息……发现真尼玛牛逼大发了,虽然过程不复杂,但是能找到这些机制上漏洞并利用起来的真的是脑子灵!
网上关于这些帮助难民的慈善组织是为什么要帮助慈善机构,为什么欧洲当局纵容这些机构等等都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是这些说法要么是白左意识流说法(宪法都能扯出来),要么就是无法形成一条可行的利益链条(比如说选票有关)。
我以前对于难民与价值观捆绑获取选票也是持肯定态度,但是中间过程到底如何把利益相互转移的一直没有串在一起(网上大多数人也没想过怎么串)。
我资料整理了一下,发现情况其实比我们想象的都要简单,但这种做法却非常的稳固以至于欧洲当局无法利用现有的制度和法理去制裁这批人,也无法限制他们的行为。
 
下面那篇文章会说出几个粗看非常“迷”的相关组织的动作,然后我资料连在一起以后发现不“迷”了。
 
给大家几个具体的“迷”的东西,可能以前大家没想过。
1:慈善组织声称在给难民找工作,但实际上他们把已经找到工作的原难民国雇员尤其是老雇员和有文化的雇员给解雇了,并且没有吸纳新雇员(不是刷业绩)。
他们不仅没有吸纳新雇员,而且直接调动一些中型企业甚至大型企业的人事岗位,当然也包括广大的慈善组织内部的岗位,从实质上禁止了相关国家合法移民的工作,但也不提供难民工作。
这一举措是针对持有某一特定文明系统的国家集群的,但以和难民产出国关系更密切的国家为优先。
 
2:大规模裁撤相关国家雇员时,基本都会调来美国管理人员,有时甚至会出现中层管理在一到两个月内大部分甚至完全美国化,等裁撤结束后这些人再次集体人事变动并人间蒸发,很多人连个人社交平台都不更新了,有一些还在更新工作心得或者工作地点的人,如果你查办事处电话然后打过去,人家是查无此人的,或者一开始告诉你没这个人,过一会儿后告诉你有这个人。
这个查证方法其实很简单,但是因为几乎是冠冕堂皇的这么做,以至于太明显了,以前都没这么想过能搞的这么明显的。
还有,我在两个组织看到了长的一样的两个主管,但姓氏变了(名字没变),美国人。我感觉这应该不是孤例或者我眼花。
 
3:慈善组织不盈利的是境内(账面上),海外的“合作单位”肯定是高度盈利的,而且确定和他们国内竞选有很深的关系。
 
4:我大概明白了一些国家莫名其妙在内部制造难民的盈利方式了,我以前一直纳闷这些军阀到底是怎么活下去的,毕竟关键资源被外国掌控又没有很好的征税方式……想想第三条。

水库论坛微信社群平台汇集各城市投资大咖,本圈是房产多军众多资深大佬坐镇 ,主要投资城市:重庆、上海 、杭州 、苏州 、杭州、北京、 深圳、 广州  、武汉、 南京、 沈阳、郑州、成都等, 房友自由交流各地投资心得 ,帮助小白解疑释惑, 定期交流楼盘信息及贷款信用卡等申请指南 。 铸造资产长城。抵御纸币通胀 ,集 体智慧打造一个有思想的财富管理交流平台。各省会城市均有群。

水库微信大群:目前是从1群到59群。 1群又称元老院。主要是水库元老在里面。目前可有名额的可免费加入的只有59群。大群免费,原则上每个人只能加一个大群。已经在水库 各大群的,请不要再次加群,以节省群资源。

水库a8群需要验资,净资产达到1千万以上方可入群。 

水库信用贷信用卡交流群:交流各种信用贷信用卡大额申请技巧,使用技巧,撸羊毛实战凑首付技巧。

需要入群的朋友请微信搜索:689574 添加,验证语:入群

相关文章